查看完全版本: [推荐]钟情山水,钟情李可染

作者: 嫣然一梦
2009/7/11 0:27:00


 


 


 


李可染先生作古多年,然而他的名字如同他的山水画一样响亮。一提起他的名字,我们眼前便会浮现出一幅幅厚重而又光亮的山水,有动、有静,宛如一曲清唱随之而来……我们谈起或追探中国这些著名的国画大师的人生经历,总会有一些感人的故事或令人难忘的生活磨难,使人不能平静。在我国20世纪初期,中国出现了一大批艺术才子,他们或西出东渡,学习国外绘画方法和经验;或固守城池,探求传统绘画技法和精神。而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为中国的绘画艺术的发展不懈地努力着。几十年来,不,近百年来,他们如同一颗颗闪亮的明珠撒满神州大地,每一颗都闪烁着特异的光彩,李可染先生便是当代耀眼的一颗。

     李可染出生于徐州的一个农民家里。父亲因逃荒来到徐州,给人当厨子,母亲是城市贫民。李可染从小喜欢绘画,13岁便从师当地画家钱食艺学习山水画。1923年考入上海美专师范科,1929年考入蔡元培办的杭州国立艺术专科学院。1938年抗日战争期间,他到武汉参加郭沫若领导的政治部三厅从事抗日宣传工作。1943年任重庆国立艺专讲师,1946年应徐悲鸿之邀赴北平国立艺专任教。1954年与张仃、罗铭一同旅行写生,行程数万里。1957年与关良访问德国并在柏林科学院举办画展。两年后又在布拉格举办画展并出版画集。“文革”期间他停画6年。1979年当选为中国美协副主席,1981年任中国画研究院院长,1985年再次当选为中国美协副主席。1989年去世。

     李可染先生曾说过这样两句话:“可贵者胆,所要者魂”。这两句话正是对自己艺术主张的精辟的概括。所谓“胆”,就是对传统的突破,力求革新,也能够革新;所谓“魂”,就是对传统绘画艺术的精髓忠实地继承和发扬。他是20世纪下半叶最有代表性的画家。他的山水画给人以逆光之美、笔墨之美,空间结构坚实而厚重,这正是他得益于注重写生的结果,他的写生作品是当代画家中少有的。他是明确地将山水艺术的创意置于时代巨变中间,一扫逸笔优雅文人的积习,探索“光”与墨的变幻,形成独特的风格,以“黑”“满”“崛”“湿”来概括其艺术内涵,把光引入画面,表现山林晨夕间的逆光效果,有一种朦胧迷茫,流光徘徊的效果。尤其山缝中的瀑布,用沉涩的笔调一寸寸地刻画出来,浓缩为一条白色的裂隙倾泻下来。

     有人说李可染并不是从传统中走出来的画家。其实李可染却正是从传统中走出来的当代山水画家。他曾说:“要以最大的勇气打进去,以最大的勇气打出来。”李可染先生13岁从师学画,学八大山人,学的便是传统,直至考取杭州国立艺术专科学院才接触油画,受林风眠、潘天寿影响,探讨传统水墨画的革新问题。在他的一生中有三位恩师对他有着重要的影响,受益极大。徐悲鸿、齐白石、黄宾虹。尤其齐白石,对李可染最为器重。曾将用六两黄金换来的六两印泥,分三两给李可染。尽管李可染深得这三位大师的指教,但他没有拘泥于摹仿,而是勇于创新,自成一面。在他早年的作品《观瀑图》中我们可以看出笔法疏秀,墨色变化自如,用笔转折处力含遒劲,有直起直落,不拘细节的率直意味,从此图可以看出他对传统下过的功夫。即便是变革以后,那层层叠叠的皴笔仍可以显而易见地看出米芾和龚贤的痕迹。1949年,他画了一幅现实题材的写意人物画《街头卖唱图》,那伴奏的盲人琴师颤抖的手指和形容憔悴的卖唱女,仿佛让人听到如泣如诉、万分悲凉的歌声。那淡淡的灰调笔墨,自然流畅、精练概括的线条,尤其是如山压顶的题款,正显露着文人画的功力。

     李可染的一生是勤奋努力的一生。他喜欢画牛,喜欢牛的强劲勤劳和埋头苦干,他的画室取名“师牛堂”。他正是在中国绘画艺术的沃土上辛勤耕耘的一头“老黄牛”,也是俯首为中华后人勤劳耕耘的“老黄牛”。1964年,他画了水墨兼重彩的《万山红遍》,这幅画他以独创的勇气,大胆地将传统的“积墨法”和自己自创的积色法结合起来,层层复加,使得色不碍墨,墨不碍色,色墨相交,融合浑一。这是以毛泽东诗词启动主题的一幅立意高新的山水画,是进入创作高峰期的一幅罕见的山水画。

     李可染的山水画,令人惊叹,而他的一些小题材的作品,更是令人清心,尤其是他画的水牛和牧童,树影浓墨中透有天光的明亮、水牛用笔和墨色极为沉稳,颇具特色。他的这些画,生动传神,引人入胜。

     李可染先生毕生创作颇富,成就斐然,影响深广,出版了《李可染书画全集》、《李可染水墨山水写生集》、《李可染画论》等专集,是我国杰出的山水画大师,是值得我们永远怀念的长者。

(文章转自网络)

作者: 采姑娘的小荷花
2009/7/11 0:33:00
喜欢~ 想看真实的大瀑布~
作者: 嫣然一梦
2009/7/11 1:18:00
" 李可染先生曾说过这样两句话:“可贵者胆,所要者魂”。这两句话正是对自己艺术主张的精辟的概括。所谓“胆”,就是对传统的突破,力求革新,也能够革新;所谓“魂”,就是对传统绘画艺术的精髓忠实地继承和发扬。他是20世纪下半叶最有代表性的画家。他的山水画给人以逆光之美、笔墨之美,空间结构坚实而厚重,这正是他得益于注重写生的结果,他的写生作品是当代画家中少有的。他是明确地将山水艺术的创意置于时代巨变中间,一扫逸笔优雅文人的积习,探索“光”与墨的变幻,形成独特的风格,以“黑”“满”“崛”“湿”来概括其艺术内涵,把光引入画面,表现山林晨夕间的逆光效果,有一种朦胧迷茫,流光徘徊的效果。尤其山缝中的瀑布,用沉涩的笔调一寸寸地刻画出来,浓缩为一条白色的裂隙倾泻下来。"
作者: 微雨
2009/7/20 16:49:00
个人感觉他的画很厚重,唯美。
作者: 柳如烟
2009/8/19 23:40:00
很有沉淀但是失去了山水的灵调

大师之作小女不可妄语

我个人喜欢张大千

为什么要画的那么累

人想哭看了
作者: 江山如画
2009/10/20 10:10:00
偶从小就喜欢看李可染的画,大气磅礴,如临其境。
作者: 碉楼里的小妖
2009/10/24 10:06:00
画得 方,直
作者: 游吟浪子
2009/10/24 11:25:00

看到此画,想起久违的嫣然妹妹了。对着画面再三品味,还是欣赏不已。

厚重沉稳,是画的风貌。但沉稳中绝对不失灵秀。如果这画给人的感觉仅仅是一种厚重一种平稳,那这大师也就不成为大师了。品味这几幅画,严谨中不乏清盈之色,大布局中内敛钟灵毓秀。笔墨渲染并不全落在实处,以虚托实,以实带虚,该清晰的地方绝不拖泥带水,该虚化的背景绝不喧宾夺主,这就是大师的功力所在。构图上看,布置的很满,留白很少,所以给人一种实在厚重的感觉。而且从透视角度看,又不按常规透视,远近皆平铺,意味性更重些。

这属于一种古朴的风格,因袭古韵又不拘泥于刻板泥古。从构图上看,古典的意味更浓些。这画动人之处就是笔墨的浓淡与虚实的处理上。虚实相间,灵气自蕴其中。这些画更重要的特点是他对水的处理上。没有浪花四溅,没有波涛潋滟,有的只是中远景的白练轻悬。水的映像使画面凭添了那中自然的灵韵,如李白的诗意,那是天上而来。如珍珠串串,使得画面灵气隐隐。为了符合整体的画风,水的画法并不张扬,就是那么垂悬而下,就是那么蜿蜒清流,本疑为刻板呆厚的画中,就仿佛一种暗流在涌动,忽而,这种涌动之感几欲破画而出,越细品味,越能感觉它的存在,与画面整体和谐却又显示出他独到的个性。

这就是大师的手笔。相信大师的画风是沉稳的,大师不是那种即兴之才,却内含深厚的底蕴,一招一式都滴水不漏,令人称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