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 注册] ┆ 风格 ┆ 搜索 ┆ 帮助繁體版  ┆ 无图版┆ 
您的位置:文人江湖 -> 现代文学 -> 散文小说 -> [原创]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不断更新中...)

您是本帖的第 13068 个阅读者
贴子主题:[原创]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不断更新中...)
性别:男<br>状态:离线<br>积时:1 年 4 个月 4 天 4 小时 53 分 21 秒
子在川上曰
贡生
等级:贡生
头衔:未定义


帖数:643
金钱:5039
魅力:13
文币:24
注册:2012/3/2
121




以下是引用 米娜 在( 2013-12-8 15:34:00 )的发言:

乌龟是怎么把鱼抱死的?好奇……


其实,乌龟是吃鱼的。
我就亲眼看见,乌龟的四肢抱住了一条金鱼,吃掉了半个鱼头。

顶帖: 0            0            0

我们是行走在历史中的一群鱼,前面也是茫茫的海水。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3/12/12 13:06:00
| 返回顶部 | × |
性别:男<br>状态:离线<br>积时:1 年 4 个月 4 天 4 小时 53 分 21 秒
子在川上曰
贡生
等级:贡生
头衔:未定义


帖数:643
金钱:5039
魅力:13
文币:24
注册:2012/3/2
122




以下是引用 芸娘 在( 2013-12-8 20:19:00 )的发言:

川上这份坚持难能可贵呀


也快要完稿了。94章了,准备收尾了。

顶帖: 0            0            0

我们是行走在历史中的一群鱼,前面也是茫茫的海水。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3/12/12 13:07:00
| 返回顶部 | × |
性别:男<br>状态:离线<br>积时:1 年 4 个月 4 天 4 小时 53 分 21 秒
子在川上曰
贡生
等级:贡生
头衔:未定义


帖数:643
金钱:5039
魅力:13
文币:24
注册:2012/3/2
123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71)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1

这个傍晚,突然想起了什么。

譬如苦难。譬如你。譬如一条干涸的河流。譬如一个剖开了的河蚌。

这个傍晚,我表情复杂。

2

我们曾经多次谈论过英雄。其实,英雄

他需要短暂的沉寂。短暂的辉煌。短暂的死亡。

每天,被时间唤醒一次,被石头唤醒一次,被自己唤醒一次。

然后,被时间遗忘一次,被石头遗忘一次,被自己遗忘一次。

他不停地与自己告别,与早已融为了一体的美人告别。

石头一般端坐在黄昏里。

3

美人。

她是一团舞蹈着的火焰,红蓝交织,有时候端庄,有时候妖艳。

蓝色是她的童话,她的苦难。红色是她的美丽,她的悲哀和忧伤。

苦难结束的时候,童话和美丽就消失了,只有一堆燃烧过的灰烬。

那些灰尘往往模糊了我们的眼睛。

4

我是你的英雄,也是你的苦难。

你是我的美人,我寸步不离,寂寞的影子。

我们的江山,在河的那边。

我们永远游不过时间,游不到对岸。

你是我虚幻,虚无的江山。

我是描述过你的美,一些在历史中越走越远的文字。

5

每天,面对着一本书,一面镜子,我总是惊艳于你的美。

我们早已重叠成一片虚无的江山,从一幅画卷走进了另一幅画卷。

那些文字和影像,是我们早已遗失了的节奏和心跳。

顶帖: 0            0            0

我们是行走在历史中的一群鱼,前面也是茫茫的海水。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4/1/13 16:22:00
| 返回顶部 | × |
性别:男<br>状态:离线<br>积时:65 年 11 个月 24 天 4 小时 49 分 19 秒
青湖钓徒
内阁
等级:内阁
头衔:天衣居主人



帖数:3870
金钱:521
魅力:290
文币:23000
注册:2009/6/25
124




虽说对川上兄的帖子很少回复,看得也不多,但有一点是确定的:江湖有你,是件值得庆幸的事。

顶帖: 0            0            0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4/1/16 15:38:00
| 返回顶部 | × |
性别:男<br>状态:离线<br>积时:1 年 4 个月 4 天 4 小时 53 分 21 秒
子在川上曰
贡生
等级:贡生
头衔:未定义


帖数:643
金钱:5039
魅力:13
文币:24
注册:2012/3/2
125




以下是引用 青湖钓徒 在( 2014-1-16 15:38:00 )的发言:

虽说对川上兄的帖子很少回复,看得也不多,但有一点是确定的:江湖有你,是件值得庆幸的事。


谢谢朋友的关注,新年快乐,马年吉祥。

顶帖: 0            0            0

我们是行走在历史中的一群鱼,前面也是茫茫的海水。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4/2/12 10:26:00
| 返回顶部 | × |
性别:男<br>状态:离线<br>积时:1 年 4 个月 4 天 4 小时 53 分 21 秒
子在川上曰
贡生
等级:贡生
头衔:未定义


帖数:643
金钱:5039
魅力:13
文币:24
注册:2012/3/2
126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72)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1

今天是四月五日,媒体上说,老家的桃花开得正艳,桃花源,游人如织。

你回去了吗?回到枝头做一朵绽放的桃花,或者,干脆回到二十年前。

其实,桃花源,她不只是我的故乡。这些年来,她一直奔走在我的梦里。

而那些桃花,就是流浪的我们多年之后,记忆中的一些碎片或者情节。

2

这些桃花,在梦里,缠绵的春雨里,一群群,载歌载舞地向着城里进发。

走着走着,就凋谢了,变成了一些青涩、难看的果实。高举着这些果实,

我们大街小巷,到处乱窜。被清洁工一遍遍清扫,再次送往乡下。

这使我们终其一生,只能反复地行走在通往城里的路上,

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骄傲地炫耀枝头沉甸甸,醉人的果实。

3

你知道吗?为什么我们要一次次地逃离故乡?

生我养我,游人如织的桃花源,竟然只是我们虚无飘渺的梦想?

那些泥土呢?那些茅屋?清澈的河水?不断在枝头绽放的青春?

什么时候,我们竟然习惯了流浪,习惯了背井离乡?

4

你说,桃花,多年前的我们,多年之后纠缠不清的影子。

还说,如织的游人,只是寻找多年前遗失的一些梦的影子。

那些永远也带不走,只能在梦中苦苦寻觅的影子。

5

多年前,那些怒放的花朵,在路上走失了的,青涩的桃子。

多年后,我们这些永远回不到泥土中去了的,干黑的桃核。

只能不断地回到故乡,通过寻找多年前的那些桃花来使自己圆满,圆润。

6

推窗,我和你并肩而立。

身上,缀满了缤纷的桃花。

顶帖: 0            0            0

我们是行走在历史中的一群鱼,前面也是茫茫的海水。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4/2/12 10:27:00
| 返回顶部 | × |
性别:男<br>状态:离线<br>积时:1 年 4 个月 4 天 4 小时 53 分 21 秒
子在川上曰
贡生
等级:贡生
头衔:未定义


帖数:643
金钱:5039
魅力:13
文币:24
注册:2012/3/2
127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73)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1

还记不记得小时候,在山上放羊的情景?

我们站在羊群中,站在草丛里,多么像两棵茁壮的树苗。

我们不知道明天长大后,会做什么?能做什么?

但我们仍然如此急切地想要长大。

2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长成一棵大树了吧?

枝头的果实还剩下多少?是不是每一阵路过的风都让你心悸?

我们早已遗失了童年的那些羊,我们把枝头的果实都当作羊。

亡羊补牢,我们的羊依然在不断地丢失之中。

3

作为一棵树,每时每刻,我们都行走在四季的轮回里。

每年春天,我们总是繁花锦簇地迎接着载歌载舞的蜂蝶。

这是我们盛大的节日,也是我们爱情的盛典。

每一次爱情都代表着一段阅历和过程,都代表着一次生命的轮回。

4

随着春一次次的离去,总有诗歌和想象填充着余下的空间。

在这些墨绿的树叶的掩护下,我们不断地膨胀,迅速地成熟。

我们不再喜欢风,那些曾经如此渴望,与梦一起舞蹈,欢呼的风。

我们开始沉默,害怕晃动,和晃动之后的寂静。

5

现在,这株经历过多次爱的轮回的树已老。

你还能认出我来吗?这株一阵风就能受伤的老树。

他想回到童年的山坡上,去放牧着一群羊。

想重新长大,再一次体验生长,生活和衰老。


顶帖: 0            0            0

我们是行走在历史中的一群鱼,前面也是茫茫的海水。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4/2/20 11:46:00
| 返回顶部 | × |
性别:男<br>状态:离线<br>积时:1 年 4 个月 4 天 4 小时 53 分 21 秒
子在川上曰
贡生
等级:贡生
头衔:未定义


帖数:643
金钱:5039
魅力:13
文币:24
注册:2012/3/2
128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74)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1

你坐在树下,神色安宁,没有忧伤。

其实,忧伤的只是你身后的树,和他累累的伤痕。

在他沉默的眼神里,你渐渐长大,成熟,日益苍老。

现在,是一片马上就要被风卷走的落叶。

2

树下,有人和我遥遥相对,

盘腿,不言不语,绵长的呼吸就像一些多余的时间。

他想悟出点什么。悟出来了,就是即将虚空的佛。

我已悟出了一点什么,却不能说出,

说出来就是对你的残忍和亵渎。

3

树上是空门,树下红尘三千里。

你用眼泪浇灌着身下的泥土,枝繁叶茂,明媚动人。

我用眼泪洗刷着身上的泥土,那些根,茎,叶的重。

我说,这个世道开满恶之花,孽障从生。

你说,存在即是真理,绝不能敷衍生命。

4

村东古树的树洞里,我曾经掏出来一只幼小的八哥。

现在,不知道还能掏出来一些什么。

而你,不时地窥视着我的伤口。

一不留神,就被你探手进去。多年后,

关于那些疼痛,还是麻木。

5

有多长的时间没有磨过那把刀了?

如今,我早已忘记了疼痛。

高高举起你的刀吧!

没有刀,我们很快会忘记自己是一棵树,只是一棵树。

6

这么多年来,你把自己削成一个钉子,钉在我的身上。

再把我削成一个钉子,钉在你的身上。

我们都疼痛,不舒服,难受。

你说:这就对了,

这就是真实的我们,真实的生活和幸福。


顶帖: 0            0            0

我们是行走在历史中的一群鱼,前面也是茫茫的海水。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4/2/26 14:18:00
| 返回顶部 | × |
性别:男<br>状态:离线<br>积时:1 年 4 个月 4 天 4 小时 53 分 21 秒
子在川上曰
贡生
等级:贡生
头衔:未定义


帖数:643
金钱:5039
魅力:13
文币:24
注册:2012/3/2
129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75)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1

又站在鱼缸外,和一条鱼对峙上了。

她噏动着诱人的红唇,吐气如兰,发出一波波夺人心魄的媚笑。

双鳍不断地撞击着厚厚的玻璃,努力地向我展示着所有的美丽。

不知道这是第多少条鱼了。

每一条靠拢过来的鱼,最后都只剩下一个缠绵伤感的故事。

多年后,她的嘴角有我的余韵,而我,正咀嚼着她的味道。

2

现在,每到午夜,你还会化成寂寞的美人鱼吗?

还会在透明的玻璃缸里展览着你的忧伤和美丽?

所有的美丽和忧伤,都会破碎,溢出缸外。

那些水,蓝色的忧郁,你赖以生存的眼泪。

当她们干涸成了一些书页,

你的忧伤就凝固成了一些乌黑发亮的文字。

3

腰悬长剑,倒骑青驴,喝酒,吟诗,我穿行其中。

两边,桃花落红纷纷。

我努力地睁大着醉眼。

一不留神,就坠入了下一个圈套。

桃花劫,古今多少英雄好汉的宿命。

4

夜深人静了,微风习习。

你从书中轻盈地站起,露出白皙的脖颈和细细的小蛮腰,

坐在窗前,梳妆,描眉,静静地想你的书生和心事,

或幽幽地叹息:一切都是尘埃,一切如梦呵。

然后,缓缓飘起,隐于墙上的镜框中,

渐渐褪去你的青春颜色,渐渐地落满灰尘。

5

多少前尘往事。

今世,那本厚厚的书,已空无一字。

谁的故事?谁的过程?谁的爱情?


顶帖: 0            0            0

我们是行走在历史中的一群鱼,前面也是茫茫的海水。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4/5/4 13:24:00
| 返回顶部 | × |
性别:女<br>状态:离线<br>积时:4 年 8 个月 25 天 7 小时 1 分 49 秒
芸娘
内阁
等级:内阁
头衔:桃花仙子


帖数:13713
金钱:1656
魅力:274
文币:13693
注册:2009/8/19
130




夜深人静了,微风习习。

你从书中轻盈地站起,露出白皙的脖颈和细细的小蛮腰,

坐在窗前,梳妆,描眉,静静地想你的书生和心事,

或幽幽地叹息:一切都是尘埃,一切如梦呵。

然后,缓缓飘起,隐于墙上的镜框中,

渐渐褪去你的青春颜色,渐渐地落满灰尘。

这是一种怎么样的情怀呀,令人暇想!

顶帖: 0            0            0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4/5/4 20:34:00
| 返回顶部 | × |
 每页10条,共15页,合计149条记录
9  7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
转到  


版权所有:文人江湖 用时:0.390625秒,39 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