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 注册] ┆ 风格 ┆ 搜索 ┆ 帮助繁體版  ┆ 无图版┆ 
您的位置:文人江湖 -> 现代文学 -> 散文小说 -> 《彼岸丿花倾城》之二 半帘烟雨醉 一城柳絮春

您是本帖的第 673 个阅读者
贴子主题:《彼岸丿花倾城》之二 半帘烟雨醉 一城柳絮春
性别:女<br>状态:离线<br>积时:11 小时 4 分 28 秒
离歌难唱
白丁
等级:白丁
头衔:未定义


帖数:17
金钱:24346
魅力:4
文币:0
注册:2011/10/20
1


《彼岸丿花倾城》之二 半帘烟雨醉 一城柳絮春

 

之二 半帘烟雨醉 一城柳絮春(1

 

    长安城外,隐隐的春雷过后,天空中慢慢垂下一条条细柔的雨丝。不一会儿,霸桥两岸长长的柳堤便被迷蒙的雨雾笼罩。

       今年天旱,已是四月份才下了第一场春雨,雨不大,绵绵细细的,不像是在下雨,倒像是在下雾,出来踏青的人们并没有急于往回赶,也没有躲在亭子里或是屋檐下避雨,反而都站在郊外雨中慢步,象是霸桥两岸的柳树一样,尽情迎接着这场春雨,舒展着自己的枝叶,只一会儿功夫,刚才还发黄的枝条都萌生一层绿意,长长的缓缓的在空中轻摆。

   “臭小子,看到没,那个就是如烟。”

    孟婆指指远处的如烟,她远离踏青的人们,站在空旷的野外好像入定了一样,一动也不动,如丝的细雨打在身上也浑然不觉,只是抬头看着远方。

    箫君玉想走近点看清楚如烟,孟婆一把拉住他,生气道:

   “你疯了,你见不得人的,只能在这树林里远远得看她。”

   “哎,只能看到个影子。”箫君玉失望得叹了口气。

    如烟一身沁雪白绫绡的纱衣,只在袖口和下摆似有若无的绣着淡淡的桃花瓣,里面是件淡紫色桃花暗纹锦缎裹胸一直拖到地上。头发简单挽了个倚云髻,斜斜的插了一只碧玉簪,长长的头发散在身后随风飞舞,白壁无瑕的脸庞上,眉目含烟,贝齿朱唇,好似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冰清玉洁、楚楚动人。

   即使相隔数丈,箫君玉还是为如烟心动不已,看着她仿佛一个淡紫色的剪影和身后迷蒙的霸水、远处无垠的旷野融为一体,仿佛有种要凌空飞去的感觉,只有偶尔飞舞的长发才能让人感觉到她尚在人间。

   “婆婆。”  

    “嗯?”  

    “如烟好美。”  

    “嗯。”孟婆警惕地看着周围,她感觉到附近有不少人在暗处注视着如烟。  

    “她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怎么一个人跑到这荒郊野外淋雨?”  

    “可能吧,我不知道。”孟婆远远看着如烟,才多长时间不见,如烟好像瘦了不少。“嘘,别说话,这附近人可真不少,别打草惊蛇。”

    在如烟不远处,一个不起眼有角落,一棵大树后,看不到身形,孟婆勉强能听到两个人在小声交谈。  

    “七小姐,今天我们来行雨是一个时辰的倾盆大雨,你这么浠浠沥沥得小毛毛雨,什么时候才能下完十海升的雨量?”一个声音埋怨道。  

    “你看那边那个姐姐,一个人站在那,穿那么单薄,我要是下大了,她淋雨肯定会生病。”另一个很好听的小女孩儿声音回答。  

    “那是他们人的事,跟我们没关系,你这样下,下到天黑也下不完。”听这话她是满腹的牢骚,又不敢发作。  

    “讨厌,要你管,我乐意,我还想多玩会儿呢。”  

    孟婆听到她们说话抬头想了想,听刚才身边的人喊她“七小姐”,孟婆突然明白,这应该是北海冰宫的龙族在此行雨,应该是排行老七,看样子是个新入门的弟子,不然冰宫龙族族规如此之严,龙七怎敢贪恋红尘俗世,不守‘行雨例’里规定的行雨时辰及时行雨?

  

之二 半帘烟雨醉 一城柳絮春(2

 

    穿过绵柔雨丝织就的如烟春纱极目远眺,长安城的城门楼、远山,还有眼前的柳堤都被封锁在密如珠网的雨烟中,只剩下模糊的轮廓。雨儿不大,滴在身上并不冰冷,空气中有一股湿润温暖的气息从地面升起,让人感到春意已深。  

    离孟婆不太远的一棵大树后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女孩子正在行雨,她一身淡红色纱衣,在春寒料峭的春雨中丝毫不觉得寒冷。红衣女孩子长长的头发从中间分开,辫成细细的两股在头顶左右两边分别扎了个半月鬟,额前留着齐齐的刘海,刚好映在水旺旺的大眼睛上,显得整个人古怪精灵,活泼可爱。特别是发髻上左右各插了一个红色的小珊瑚还在轻轻蠕动,让人觉得不可思意。  

    “七小姐,我们回去晚了会被罚的。”红衣女孩子旁边是一个青衣短裤打扮的八九岁的小孩子,看不出男女。  

    “不怕。”  

    “你当然不怕,你回去晚了大不了被骂几句,可我就惨了,会被关起来。”  

    “好了好了,你烦不烦呀,真啰嗦。”  

    只见红衣女孩儿中指和大拇指轻轻捏在一起,左右手分别在空中虚晃几下,远处天上响了几声闷雷,雨水好像被催促似的,大了一阵,可是不一会儿又小下来,仍是淅淅沥沥地滴着。  

    “婆婆,如烟怎么了?跑到这里来淋雨?”  

    自从远远看到如烟,箫君玉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片刻,经过多次的轮回转世,前世生离死别的爱恋早已经模糊,但是在箫君玉心里还是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此时此刻会莫明奇妙的激动、牵挂、担心。 

    “我都说了不知道。”孟婆不耐烦地回答。  

    “切,你会不知道?不想说吧。”  

    “如烟有仙缘,只因前世恋着你才会有这许多的劫难,谁也帮不了她。”  

    “什么仙缘?难道如烟也是仙不成?”箫君玉收回目光,睁大眼睛看着孟婆。  

    “她前世是桃花仙,为你跑到我那儿受了千年的苦。”  

    “那我呢,前世是什么?”  

    “一棵破草。”孟婆不耐烦地回答,摆摆手让他闭嘴。  

    “什么草?”  

    “臭小子,问题真多,烦死了。”  

    “说啊,是什么?”箫君玉头一回听说自己也有前世,忍不住好奇地追问。

    “狗尾巴草。”孟婆没好气地回答。

    “晕死了,你才是狗尾巴草。”

    “了不得了,臭小子真要成仙了,连我的前身都能看出来。”孟婆诧异地看着箫君玉。  

    “你真是狗尾巴草啊,哈-哈-哈――” 

    箫君玉乍一听孟婆居然承认自己的前身是狗尾巴草,不禁狂笑起来,在他周围的凡人自然是听不笑声,毫无反应,可是不远处正在勉强行雨的龙七听得一清二楚。  

    龙七骤然听到一阵狂笑声离自己如此之近,怕泄露了龙族行踪,心里一急本来记得滚瓜烂熟的口诀一下子吓忘了,顿时雨势无法控制,天上的云厚重起来,天色也暗了下来,雷声由远及近,越来越大,震得人耳朵隆隆的响,雨滴大得打在人身上真痛。此时霸桥两岸刚才还淋着细雨漫步的行人都打着伞快步跑起来,或是往长安城里跑去,或是在路边找一农家暂时躲避,一眨眼功夫全不见了。  

  

   之二 半帘烟雨醉 一城柳絮春(3

 

       雨像天庭飘下来的千万条银丝,整个天地都处在雨水之中,还拌着一道道闪电,一阵阵雷声。龙七看雨势不受自己控制直着急,她越急口诀就越想不起来,最后只好把学到的口诀不管三七二十一乱念一通。

    只见龙七嘴里嘟囔着,双手不停变换手势,刹那间,远处一个霹雳,震耳欲聋,顿时狂风大作,乌云布满了天空,大雨疯狂地从天而降,就像塌了天似的铺天盖地从空中倾倒下来。  

    远处的箫君玉隐约能看到如烟的一点黑影在风雨中若隐若现,他终于沉不住气看着孟婆,皱眉道:  

    “婆婆,雨下大了。”  

    “龙族怎么派来这么个小丫头来行雨,口诀念得是颠三倒四,雨行得更是乱七八糟,早春的雨哪有这么下的,这明明是仲夏午后的雷暴雨。”  

    这时的如烟已经完全淹没在风雨中,可是她仍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完全不在乎狂风暴雨铺天盖地的倾倒在她身上,单薄的春装早已湿透。  

    龙七大概是拼命想把雨控制住吧,她憋得满脸通红一头的汗,手不停的挥舞,对身边的小虾米喊道:

    “坏了坏了,我把口诀记混了,控制不住雨势,小虾米,快帮忙别让雨下这么大。”

    “下雨是你们龙族的特质,我哪会?”看着越来越大的雨小虾米高兴起来,看这雨势一会就可以下完回家了。

    “那怎么办?春雨这么凉,那个姐姐会淋病的。”

    “病就病呗,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小虾米冲龙七翻了翻白眼。

    小七跺脚骂道:

    “你真是个没头没脑的虾米,没一点人情味。”

    “我本来就不是人,怎么会有人味?你们龙族也没有人味,是七小姐你往人间跑太多了才会有人味,那可不好。”

    “要你管!要你管!!死虾米,臭虾米,回去就让六哥哥把你关起来,把你的长须拨了,看你还跟我哆嗦不?”

    “六哥才不会拨我须呢,要不是他不放心非要我跟你来,我这会儿还在睡觉呢。”

    “就知道睡觉,  睡死你。”龙七急得直跺脚,她越跺脚雨越大,雨简直就象是有人从天空中拿个大盒往下倒水。

    “婆婆。”箫君玉实在看不下去了,他真想冲出去把如烟拉到个能避雨的地方。

    “看来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孟婆也有点沉不住气了,毕竟这雨不是正常的下雨方法,是行雨的人口诀乱念一通,雨要下到什么程度才停、能不能停下来还真不好说。

    “那怎么办,如烟这么淋着身体能受得了吗?她怎么不躲躲?你快想想办法。”

    “没办法。”孟婆没好气得回答。

    “什么叫没办法,你不是神仙吗?”

    “我是神仙可我不会行雨,只有龙族才会行雨,你以为神仙什么都会吗?”

    “那我过去把如烟拉到那边亭子里躲躲雨。”

    “你要是不想给如烟惹麻烦就老实待着。”孟婆冷着脸瞪了箫君玉一眼,箫君玉看到孟婆眼神很奇怪,似乎有什么顾虑不敢轻举妄动。

    正在两个人束手无措时,只见龙七身边突然多了两个年轻人,一样的身高,一样的体形,一样的长发高高束起,一个年轻点的穿着水蓝色长袍,一个年轻略大点儿的穿着一身月牙白色长袍。两人站在龙七身后,睁大眼睛看着手忙脚乱的龙七都快吓傻了。

    两人同时问道:

    “小七,你怎么回事?”

    “七妹妹,你在干嘛?”

   

    之二 半帘烟雨醉 一城柳絮春(4

 

 

    龙七正急得一头汗时,突然听到身后说话人的声音松了口气,立刻高兴得喊道:

  

    “六哥,你可来了,快帮忙把雨弄小点,我控制不住了。”龙七百忙这中还不忙对另外年纪略大点儿、穿月牙白色长袍的年轻人说道:“五哥哥,我正忙着,一会再跟你问好。”

  

    穿水蓝色长袍的是从小跟龙七一起长大的龙六,他看龙七手忙脚乱的样子,生气道:

  

    “小七,春雨贵如油,哪有你这么个下法?来之前不是告诉你用‘行雨诀’里的第二级‘碧水狂澜’就行了。”龙六转身看着一边嘴巴撅得老高的小虾米,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七小姐开始来这用的是第二级的‘碧水狂澜’,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她非要改成第一级的‘碧水凝珠’,好不容易改到第一级,后来她又想改成第二级,后来她又想把头顶上的行雨云换地方,再后来我就不知道她发什么神精念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口诀,然后就成现在这个乱七八糟的样子。”

  

    小虾米说得是乱七八糟,龙六一句没听懂,他看了看天上的雨势,又看了看龙七的手势,再看看地上的雨水量,皱眉道:

  

    “你可真有本事,第二级‘碧水狂澜’才学会,居然用到第五级,你可真敢施法。”

  

    “第五级是什么?”龙七心神稍定,又想起口诀,控制住雨势。

  

    “你念半天口诀,雨下得这么惊天动地,不要说你不知道念的是第几级的‘行雨诀’。”

  

    “我乱念一通,根本不知道哪是哪。”龙七突然全身乱晃,好像是‘行雨诀’用得太乱,她控制不住了。

  

    龙六看到眼前的情境无语得快翻白眼了,骂道:

  

    “这你也敢乱念一通?你刚才使的是‘行雨诀’第五级的‘金蛇乱舞’”

  

    “什么,我用的是第五级?”龙七听龙六这么说吓了一跳,强词夺理道,“你别费话那么多,快点把雨弄走,那边的姐姐肯定要生病了。”

  

    “为什么要把雨弄走,现在不是正好么?哪来的什么姐姐?”

  

    龙六和龙五顺着小虾米手指的方向看向远处,只见烟雨凄迷中如烟已经全身湿透,长发贴在脸膀,衣服也贴在身上,整个人像是从水进而捞上来一样,可她仍然站立不动,固执得注视着前方,其实雨水太大,她眼前一片迷茫,根本看不到什么,可她好像还是在注视着什么,脸上一股坚毅的表情。

  

    看到远处仿佛画中人一样的如烟,龙六愣了一下,对着龙六骂道:

  

    “你这个笨蛋小七,下雨也不会挑地方,长安城外这么大哪不能下,非要下那边。”

  

    “不许你说我是笨蛋,不是笨蛋也被你骂成笨蛋。”龙七狠狠地瞪了龙六一眼,大声道:“我早上是按照‘行雨例’上规定的位置来这下雨的,谁知道我才念了口诀,那个姐姐就跑来站到那儿,我只学会行雨口诀中最简单的第一级和第二级,其它都没学会呢,哪会换地方?”

  

    “哈—哈—哈——七妹妹好可爱。”龙五看这兄妹俩斗嘴实在忍不住,大笑起来。

  

    “笨蛋小七,可爱个P。”

  

   之二 半帘烟雨醉 一城柳絮春(5

 

    一场及时的春雨把久旱的长安城滋润得水灵灵的,可春雨十分寒冷,这没头没脑的一场大雨把如烟淋得浑身湿透透的人快冻僵了,她咬牙坚持站立不动。如烟心里明白周围有人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已经撑到现在这个时候说什么也要撑下去,只希望大哥快来,再站下去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如果晕倒被抬回去那就前功尽弃。

  

    在如烟周围除了孟婆、箫君玉和龙七几人外,另外还有两处暗中观察,这些人当中最心急的是箫君玉,却没一点办法,只能躲在暗处干急不出汗。这时谁也没有注意到远处长安城的方向有一辆马车、几个骑马的武将紧跟其后,缓缓从风雨中使来――

  

    龙七行雨行得是心神具累,不停催促龙六快点施法,龙六左手伸出食指和中指并拢指着右手手腕处,右手伸出手掌轻轻摆动,使出了“行雨诀”的第六级“翻手为云复手雨”,只见一阵风吹过,把天上的行雨云慢慢吹到远处长安城的方向,偌大个长安城旱了一个冬天,下点雨滋润一下城里的老百姓也好。

  

    龙七看到头上的云渐渐散去,收起双手长出了口气,说道:

  

    “哎,累死我了,你怎么不早来。”

  

    “我跟五哥有事商量,哪知道你这么笨。”

  

    “我哪有笨,你才笨。”

  

    龙七对龙六吐了吐舌头,做个鬼脸。

  

    雨越来越小,所有躲在暗处的人都长出一口气,他们哪个不是一身湿透却不敢稍动分毫,只怕惊着了如烟,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突然大家听到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走到如烟身边不远处,从车上下来一个人,此人一身武将长袍,眉目之间气宇轩昂,英武非凡,他摆摆手让车夫和身后跟随的副将远远停下,撑着伞走到如烟身边。

  

    “小月,跟大哥回去吧,你站这淋了大半天雨,衣服都湿透了,会生病的。”

  

    “不,大哥,我不想再回到那个王孙府,我宁愿淋死在这也不回去。”如烟仍是一动不动地看着远处,没有回头看一眼大哥。

  

    “说什么傻话,姑姑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她临终前把你托付给我,我怎么会不管你?”来人转头对马车旁的副将喊道:“把车上给小姐带的衣服拿下来。”

  

    “是,吴将军。”副将从马车里拿出一件衣服恭恭敬敬递到吴瀚海手里,行个军礼又回到远处等着。

  

    吴将军本名吴瀚海,官居从一品,长年驻守边关,这次回京一部分是妹妹的原因。吴瀚海打开衣服,是一件镂金百蝶穿花云锦长斗篷,斗篷周围镶了一圈雪白的银狐毛,披在如烟身上。如烟顿时觉得身上增添了不少暖意,伸出如玉纤指裹紧斗篷,脖子周围的白色银狐毛更衬得她白玉般细腻的脸庞不施粉黛而如寒梅映雪,举袖掩面恰似柳摇花容润初妍。

  

    “我知道大哥为我的事为难,他权大势大,不是你能说不。”

  

    “这次朝廷调我回京明着是让我和部下进京等着转任,暗着是李王孙运用手中兵权调我回来商量你的事,他知道你的脾气秉性刚烈,做事极有主见,不敢强意而为,所以招我回来探探你的口风。”吴瀚海看看面无表情的如烟轻轻叹了口气道,“我也是受王孙之托问问你的想法,没想到你反应这么激烈,一大早跑这来淋雨,我把府中的下人和部下全派出来找你才找到你在这儿。”

  

    “当初大哥远任南疆,不放心我孤身一人留在长安把我引荐给他,想让我依靠他这棵大树好有个容身之处。大唐乐坊是他一手承办的,我进去后学到不少古曲,也编了一些曲子,在乐坊算是占有一席之地。说实话他待我不错,我尊他一声师傅,可要我嫁给他,那是万万不能。”

   

    “是啊,李王孙年纪大了,整整比你大了二十岁。”

  

    想那李王孙虽然表面看着英武,可是妹妹才刚刚十八岁的花样年华,不肯嫁入李府也是情理之中。

  

 

   之二 半帘烟雨醉 一城柳絮春(6

    雨停了,天光大亮,眼前整个世界好像被雨水清洗了一样,一种明朗、欢快的感觉在滋长,让人不觉得心旷神怡,如烟――此时她的名字是柳馨月,她的身份是大唐乐坊琴司的师傅,小小年纪就掌管乐坊的编曲和重大表演、祭祀乐曲的制作修订编辑,在整个长安城也算是小有名气。

  

    吴瀚海收起雨伞,远处的副将看到立刻过来接过雨伞又退到马车边,远远站着,躲开这兄妹二人的谈话。

  

    “大哥,不是年龄问题,如果他入我眼合了我的脾气,别说大我二十岁,就是大我三、五十岁又何妨?我之所以不肯嫁入王孙府一是他久在官场,满身迂腐圆滑之气,岂是我能忍受得了的?二是他位高权重,颐指气使,身边的人更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我怎能受他如此对待?再则他府中妻妾成群,府外又寻花问柳,如果做了他的妻子,我岂能忍气吞声,全当没有看见?可我只是一个小妾室,有什么地位手段来管这些?大哥知道小妹脾气不好,只怕嫁入王府用不了一年半载就会惹出麻烦,难保不会连累大哥,与其将来……不如我现在绝了他的念头,也牵连不到大哥。”

  

    吴瀚海听妹妹把个李王孙说得如此不堪,心中不禁失笑,要知道李王孙手握兵权,在朝中官居要职,权倾朝野,连当下最红的杨贵妃杨家兄弟都要让他三分,整个长安城有多少名门千金、侯府小姐想要嫁入李王孙府却不得门而入,偏偏李王孙看中妹妹个性率真、琴艺高超、当然还有绝世的美貌,心中爱慕想要纳为妾室,可是妹妹身在皇家乐坊,也算有官品的一名女官,平日王孙贵胄、年轻公子见得多了,一个都看不上眼,如何肯委屈自己当李王孙小妾?看样子她是无论如何不会同意嫁入李府。罢,罢,罢,想我吴瀚海征战沙场二十载,难道真要学那杨家兄弟靠妹妹的裙带关系在朝中更上一层楼吗?

  

    “小月,大哥知道你的心意,我原本想一口回绝,可是王孙亲口托我来说,言语又如此恳切,我怎能不问你一问?你就别恨大哥了,跟我回府。”

  

    “我想再待会儿,大哥先回去吧。”

  

    “哎,那你还是不肯原谅大哥吗?大哥这就回去回绝了李王孙,就是拼了不要这个官职也不会再提这件事,大不了解甲归田,躬耕南山。”

  

    “大哥,小月连累你了,可是我心意已绝,你回去跟他复命吧,如果他不再提起这件事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还尊称他一声师傅,如果他用强的,我也定然不从,只是不知会不会连累大哥,对不起了。”

  

    “无妨,大哥征战多年餐风露宿,也累了,如今杨家把持朝政,安史祸乱西北边关,只怕以后没有太平日子。大哥真为这事能还乡当一介村夫何尝不是件好事?好了,上车跟我回去吧,回府换件衣服,会冻病的。”

  

    “我想再待会,王孙的人应该还在附近,车留下,我一会就回去。”

  

    “那你早点回去,大哥现在就去王孙府回绝了李王孙。”

  

    吴瀚海把马车和车夫留下,又留下两个副将护卫,自己上马带着其他几个副将回长安城,如烟自始至终都没有动一下,也没有变换身姿,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之二 半帘烟雨醉 一城柳絮春(7

    十海升的雨量终于下完了,太阳出来照在霸桥两岸,脚下的小草被洗涮一新,好似一张无限延伸的绿色地毯。抬头远眺,天边似乎一抹极淡的彩虹,虽不清晰却依稀可见,一会儿彩虹就不见了,只有天边几朵白云浮在空中。

  

    “切,六哥,你可真会怜香惜玉,刚才还倾盆大雨的,现在就烈日高照,太夸张了吧。”龙七对身边的龙六嗤之以鼻。

  

    “风雨变幻也正常。”龙六不屑一顾地回答,两手不停施法,把如烟头上的云完全驱散。

  

    “夏天是正常,现在可是春天,哪会那么夸张?”龙七转头对龙五笑道,“五哥哥,我说得对吧,六哥是不是脑子不正常?”

  

    “还说呢,是谁刚才用‘金蛇乱舞’乱施法?”龙六瞪着龙七说道。

  

    “你们兄妹俩呀,整天在一起吵来吵去,不要把我扯进去。”龙五跟他们兄妹俩感情都很好,遇到这种事最好置身事外,不然会象钻风箱的老鼠,两头受气。

  

    孟婆看龙族的晚辈在此吵吵闹闹的,想起以前在冰宫种种往事,不禁有些黯然,转身对箫君玉说道:

  

    “臭小子,如烟没事了,我们回去吧。”

  

    “谢谢婆婆带我来看如烟。”

  

    箫君玉突然一本正经地看着孟婆道谢,倒弄得孟婆不自然起来。

  

    “这没什么,我天天听你吹箫能听出来你的心,但愿如烟没看错你。”孟婆仿佛想起以前尘封的往事,狠狠得说道,“这年头好男人都死绝了。”

  

    “婆婆,太阳出来我有点吃不消,我们回去吧。”

  

    毕竟箫君玉没有人形,即使站在阴暗处也受不了白天的阳光。

  

    “你不能在人间待太久,更不能见到太阳,今天已经破例,以后想再见如烟只怕是难了。”

  

    “见又如何?不见又如何?见不见都是痛苦,不如不见,我也好静下心来在三生石旁陪婆婆聊天。”

  

    “陪我聊P,我都老婆子了,还要你陪?你不惹我生气、不给我惹麻烦就好了。”孟婆听他说如此泄气的话,心里甚是不舒服,立刻骂回去,要打消他这种消极的念头。

  

    孟婆施出“幻影追魂”一眨眼功夫带着箫君玉回到了奈何桥畔。箫君玉仍旧坐在三生石旁,把血玉长箫放在腿上,轻轻抚摸着长叹一口气,

  

    “哎――婆婆,好烟这一世好吗?”

  

    “怎么说呢,现在的如烟叫柳馨月,柳家人丁单薄,几代单传,他父亲进京考取功名后娶吴氏为妻,生下一女取名柳馨月,如烟就是投胎转世到柳家做了独生女,后来柳氏夫妻外出上任,正赶上当地闹瘟疫,夫妻俩连忙把小女儿送到京城寄养在外婆家,结果父母传染上瘟疫过世,如烟就一直待在吴家。外婆家没有女孩儿,所以外婆和舅舅都把她当成掌上明珠来养,从小琴棋书画无所不学,特别是琴技,从十岁起就名满京城,被称为京城第一才女。我们知道如烟琴弹得好是与生俱来的,不稀奇,可是在大唐,如烟算是乐坊琴司第一人。她在乐坊还有官位,相当于朝廷里的从一品,乐坊最高的职位是正一品,叫冷雪凝,不但掌管皇家乐坊,还主持宫中大小祭祀、重要奠天活动中歌舞部分的编排和表演。”

  

    “刚才给如烟送伞、喊她小月的那个男人是谁?”

  

    “他叫吴瀚海,是如烟外婆的亲孙子,也就是如烟的表哥,好像一直在外驻守边关,吴家具体的事我不太清楚,除了如烟其他凡间的事老婆子懒得打听。”

 

「该帖子被 离歌难唱 在 2011-11-10 20:43:33 编辑过」

「该帖子被 离歌难唱 在 2011-11-10 20:46:57 编辑过」


顶帖: 1            0            0

看流年,谁遇见,锁上心事听雨眠。。。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1/11/10 20:05:00
| 返回顶部 | |
性别:女<br>状态:离线<br>积时:10 个月 25 天 17 小时 10 分 31 秒
灵珠儿
论坛贵宾
等级:论坛贵宾
头衔:九天小龙女



帖数:3248
金钱:103
魅力:247
文币:12
注册:2009/12/6
2




哇,这故事好棒,连龙族都现身了

坐沙发欣赏

顶帖: 0            0            0

问归途?来时路。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1/11/10 21:21:00
| 返回顶部 | × |
性别:女<br>状态:离线<br>积时:6 个月 24 天 2 小时 23 分 28 秒
舞灵儿
探花
等级:探花
头衔:妙莲斋


帖数:2005
金钱:0
魅力:327
文币:21
注册:2010/10/17
3




引人入胜的故事呀,好好看,继续呀,还要看:)

顶帖: 0            0            0

半江晓月谁家物,一望朝云我的天。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1/11/10 21:35:00
| 返回顶部 | × |
 每页10条,共1页,合计3条记录
9  1  :
转到  


版权所有:文人江湖 用时:0.359375秒,18 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