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 注册] ┆ 风格 ┆ 搜索 ┆ 帮助繁體版  ┆ 无图版┆ 
您的位置:文人江湖 -> 现代文学 -> 散文小说 -> [原创:小说]钢的琴(三)

您是本帖的第 281 个阅读者
贴子主题:[原创:小说]钢的琴(三)
性别:男<br>状态:离线<br>积时:1 小时 16 分 47 秒
九零后
白丁
等级:白丁
头衔:未定义


帖数:5
金钱:23860
魅力:0
文币:0
注册:2012/1/19
1


[原创:小说]钢的琴(三)

   我的家在乌苏里江东岸的哈巴罗夫斯克,在中国被称作伯力,我的故乡在那儿,那里是个美丽的城市,有成片成片的白桦林,我和安德烈就是在那相见并且相爱的。与我和安德烈不同的是,我的父母是一对不幸的人,至少对于妈妈来说,但是他们现在很相爱,要不然怎么会有我呢。说起妈妈的不幸,那还是在我刚认识安德烈的时候,妈妈对我讲得她年轻时候的故事,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居然有这么美的故事,那还是她第一次告诉我呢,妈妈跟我说“要在你找到真正的心上人的时候才对你讲这段故事,安德烈是真心爱你的,现在是时候告诉你了”,妈妈说完的时候,眼睛里含满了泪水。

   那时妈妈还在上大学,爷爷开着面包店,我永远忘不了他做的列吧,蘸着牛奶吃的滋味真让我难忘。有一天店里来个了中国小伙,他穿着一身米色的风衣,深蓝色的粗布裤子上缝着几个看不出来的补丁,戴着咖色的布帽子,一双老旧的皮鞋擦的锃亮锃亮的,后来妈妈才知道他是留苏的学生,竟然和我妈妈学的是同一个专业,音乐。他来到爷爷的面包店做些杂活,挣点零钱交学费,我的爷爷很看好他,总是把新烤好的列吧送给他吃,他就唱首中国歌来报答我爷爷。如果说让我找个词来形容妈妈和他的第一次见面,“一见钟情”是再好不过了。那还是个夕阳摇摇欲坠的下午,天边的云彩染得就像妈妈的头发那样金黄,妈妈放学后就来到面包店里吃晚餐,也许因为妈妈太饿了,抓起一块刚烤好的列吧就吃,那个小伙看见了,以为妈妈是馋嘴的小偷,便拉着妈妈的手不让她走,妈妈被他逗笑了,对小伙说:“你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偷吗?”后来爷爷来了对他说:“哦,小伙子,她是我的女儿。”他吃惊地对爷爷说:“真不敢相信,您有个这么漂亮的女儿,她真的是这个世界最漂亮的小偷!”说完,礼貌地用俄语对妈妈说了声对不起。就在那一刻,妈妈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有着棕色眼睛的小伙子,真正让妈妈动了心的是在一次生日聚会上,那个小伙竟然当着大家的面一口气喝了半瓶伏特加,要知道那可是五十度以上的烈酒啊,就连爷爷也没有那么大的酒量,妈妈觉得他是一个靠得住的男人,相信那么大酒量的他也肯定有一个温暖的胸怀。喝完酒,他唱起了家乡的歌,妈妈永远忘不了他唱的歌,他背后肯定也有很美的故事,肯定是与音乐有关的,就在那个夜晚,妈妈向那个小伙表白了。

   娜塔莎讲到这,哽咽起来,她倒了一碗马奶酒,一饮而尽。

   “看这样肯定有个悲伤的结局了,就像再美的花儿也会凋谢。”我说。

   “是的,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会这样。”娜塔莎放下碗,接着又倒满了马奶酒,心境平复了,接着讲述口琴的故事。

   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婉言拒绝了妈妈,并且说他是一名中国人,这样不合适,妈妈听后犹如晴天霹雳,原来他一直把她与他之间的感情当做友谊啊。妈妈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打击,从此每天以泪洗面,从那以后,妈妈就很少来面包店了,她有意避着他,相信时间能改变一切,就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突然有一天,他突然找到妈妈说:“那天晚上真对不起,就当我喝多了吧,我来找你就是想要告诉你,我很快就要回国了,真的很感谢你们,我永远忘不了你爸爸的列吧!”说完,转身要走的时候,妈妈从后面狠狠地抱住他,眼泪漱漱地流下来,她真的舍不得他啊,她几乎用哀求的语气对他说:“你能不能留下来,我爱你真的无法自拔了!”可他还是毅然决然地要离开,他对妈妈说:“我的祖国需要我,我要写出最美的音乐给我的祖国,这一点谁也无法改变。”妈妈终于明白了,他对祖国的情感已经远远超过了个人的情感,他棕色眼睛里,流淌着祖国的泪啊!妈妈没有再挽留他,在离别的那天,他们一起约到白桦林里,妈妈特意为他用桦木制了两副口琴和俄罗斯套娃,一副口琴送给他,另一副口琴留给了自己,我至今忘不了口琴那熟悉的桦木香,闻起来是那么的亲切。在那个黄昏的下午,白桦林、口琴与他成为了妈妈永恒的记忆。

   后来啊,时间真的改变一切了,妈妈嫁给了爸爸,爷爷的列吧就像南流的伏尔加河水,一去不复返了,唯一不变的就是口琴,它像睡美人般躺在妈妈的梳妆盒里,直至有了我。在我认识安德烈的那天,妈妈把口琴送给了我,并对我讲了它的故事,就在那一刻,我看到了妈妈的内心,那是由沧桑编制出来的内心啊,在岁月的磨砺下仍然闪耀着本属于她的光辉。可不幸的是,在我和安德烈坐船渡过黑龙江时,口琴像一条鱼儿似的从我口袋滑到了江里,被后面的波浪打翻得无影无踪,我望着起伏的波浪,心里无比的失落,我想黑龙江也是多愁善感的,它也想听妈妈的故事,你听波浪的哗哗声,那也许是它正在用口琴,吹得《白桦林》呢!

   娜塔莎讲完了故事,喝干了最后的马奶酒,一个人默默地坐着角落里发呆,深蓝的眼睛里透满了悲伤,我给她斟了一杯酒,她许久才接过,一饮而尽,说:“这里要是有伏特加就好了,这里的酒太淡了,只有伏特加才能让我不会想起那段悲伤的事。”娜塔莎对我无奈地笑了下,不过她的笑是颤抖的。我对她说:“你讲的故事真美,那个小伙现在也应该有孩子了吧,不知他会不会对他孩子讲这段故事。”娜塔莎似乎不愿多说了,她没有再理我,或许她不愿听我讲到他的孩子,那样纯真的爱情就有瑕疵了。

    夜深了,大家依然沉浸在欢乐当中,蒙古人拉起了马头琴,唱起了牧歌,大家用各自的语言尽情地唱啊、跳啊,把月光跳活了,它机灵地从木头缝隙中窜进来,跳到了各处,把整座木刻楞跳活泛了,如果从远处看,它就像蒙着月光裙子的俄罗斯少女,在那翩翩起舞呢。趁大家不注意,我走出了木刻楞,这温润的夜色立刻把我包裹了,让我有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感动,这些很自然的东西就像一位老朋友,不管你身处何地,他总会跟着你,总在你需要温暖的时候,他就会陪着你,陪你唠会磕,陪你想一想以前的时光。我离开了木刻楞,踏上了向北的路程,没有告诉娜塔莎,没有告诉其他人,我想只有这种不辞而别才是最好的,就像一部小说的结尾,总会留给人许多余念。就在我踏着月色彳亍时,我的内心突然划过一个念想,我突然想起了她的父亲,他真的太像娜塔莎讲的那个小伙了,我似乎明白了点什么,我回头跑向木刻楞,我忘了一件事,那就是没有告诉娜塔莎我的故事了,此刻我是多么想对她说啊,就在我气喘吁吁地跑到木刻楞的时候,大家都散了,我没有找到娜塔莎,她就像是天空当中的一颗星星,迷失在夜色当中,我只能看到她的余晖,可惜再也够不到了。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天空当中突然划过几段弧线的亮光,闪烁成了白、黄、蓝几色,我看到了北极光,在中国的最北端,它就像一双大大的眼睛,把整个漠河看亮了。

「该帖子被 九零后 在 2012-01-20 15:29:01 编辑过」


顶帖: 0            0            0

文人江湖欢迎您!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2/1/20 15:20:00
| 返回顶部 | |
性别:女<br>状态:离线<br>积时:3 个月 5 天 3 小时 7 分 4 秒
云且留住
论坛贵宾
等级:论坛贵宾
头衔:云中仙子


帖数:2277
金钱:86
魅力:47
文币:1512
注册:2009/8/19
2




白桦林,对俺来说充满了好奇。故事很精彩

顶帖: 0            0            0

文人江湖欢迎您!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2/1/26 13:35:00
| 返回顶部 | × |
 每页10条,共1页,合计2条记录
9  1  :
转到  


版权所有:文人江湖 用时:0.320313秒,15 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