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 注册] ┆ 风格 ┆ 搜索 ┆ 帮助繁體版  ┆ 无图版┆ 
您的位置:文人江湖 -> 现代文学 -> 散文小说 -> 梦回王村(下)

您是本帖的第 246 个阅读者
贴子主题:梦回王村(下)
性别:男<br>状态:离线<br>积时:1 年 4 个月 4 天 4 小时 56 分 36 秒
子在川上曰
贡生
等级:贡生
头衔:未定义


帖数:647
金钱:4411
魅力:13
文币:24
注册:2012/3/2
1


梦回王村(下)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来王村后的第四天,我们在镇干部的陪同下,进山了。沿途,有一些路段已经开始动工了,都是来自浙江的包工头分段承包下来的。然后,以五块钱一天的日工资请本地人来修。
    大概走了两个多小时后,我们来到了公路工程建设指挥部。指挥部设在一户村民的家里,喝过茶,简单聊了几句后,就转入了正题。指挥长拿出了一份图纸,所有的路段一段一段全标明了价格。每一公里毛路的价格三万元到五万元不等,最高的十万块,十万块的路段据说全是岩石。看完图纸,我提出要看一下实际路段。于是,指挥长就叫来了一个本地的技术员带我们进山。
    一路上,山势比较陡峭,山路也比较难走。沿路的风景,也同电视剧《湘西剿匪记》里一模一样,间或有一些乌黑的吊脚楼点缀在其间。庄稼也是东一片西一片,长得都不是很旺盛。男人和女人们的衣服,都很破旧,缀有很多补丁。一路走来,看到很多男孩子女孩子,都已经八九岁了,还没有穿衣服,赤裸着身子,在我们惊奇的目光下,跑来跑去。
    看了大约有二十多公里的路段,天色晚了,我就没有要求再看了。那个技术员把我们送到了附近一户村民家里,说:“这是上面派来帮我们修路的领导,今晚就住在你这里了。不准出问题,我明天早晨再过来接他。”然后,跟我说要回家一趟,就急匆匆走了。
    我给了男主人二十块钱,他开始不要,推辞了几下后收下了。然后,很是热情。吩咐女主人炒了几个菜,又拿来了一壶酒,加了一点糖在里面,放在火塘边上煮着。他们在屋中间挖了一个坑,埋下一口报废的大铁锅,铁锅里面烧火,就是当地人取暖用的火塘了。火塘里烧的木柴,是当地人从山上砍下整根的树。不截短,也不劈开。直接在屋后面板壁上挖了一个大洞,把整根树从洞里放进来,一端在火塘里烧着,另一端还在屋外。烧一段,再把树往屋里挪一段,很是好玩儿。
    女主人炒菜也就是在火塘上支一口大铁锅,每炒一样菜,就用大土碗盛起来,再炒另一样菜。把所有的菜全炒好后,再把菜全倒在铁锅里。每一侧倒一样菜,这时就可以吃饭了。酒是自己酿的粮食酒,煮热了,倒在大土碗里。一边吃,一边随意闲聊着。一碗酒,三口。男主人可能也是好酒之人,看我喝酒豪爽,也来了精神了,不停地劝酒。很快,一壶酒喝完了,男主人也醉了。女主人用脸盆端来一瓢水,请我们洗脸。我问了一下,原来他们平日是不洗澡的,顶多就是用湿毛巾沾点水,擦一下身子。我们只好入乡随俗,不洗澡。但一个晚上,翻来覆去,感觉极不舒服,怎么也睡不着。
    第二天一早,那个技术员来了。我们也就向那个好客的男主人告辞了。回到指挥部,指挥长问我,看中了哪一个路段?我说:“就看中了离这里大约五里路的那座石拱桥。”那个石拱桥的跨径是五米,宽也是五米,图纸上标明所使用的材料是毛石料和水泥沙浆,发包价八万块。在老家,自家门口的那座桥也是同样类型的石拱桥,是我家同邻居三户人家自筹资金修建的,我自己做技术员,总造价六千多块。那个指挥长看了我一眼,犹豫了好一阵子,才说:“你住在哪一家招待所?”我说了。他说:“我们讨论一下,三天之内给你答复。”
    回到镇上,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洗嗽完毕,天色也晚了。正在吃饭时,当初约我过来的浙江朋友,在两个年轻人的搀扶下,一拐一拐地进来了。他告诉我,今天中午,在老乡那里喝多酒了,出山时摔了一跤,摔伤了,躺在那里动弹不了。被这两个年轻人发现了,在附近采来草药,又帮他按摩散瘀,然后,才把他送了过来。他吩咐我道:“兄弟,你代我陪这两个小兄弟多喝几杯,感谢他俩的救命之恩。”我连忙加了菜,加了酒,劝他俩喝了起来。这两个年轻人,一个姓罗,大约十七八岁,长在特漂亮,衣服也很整齐,是那种走在大街上,能让女孩子的回头率达到百分之百的超级帅哥。他告诉我,他是王村镇园艺场场长的大儿子。另一个姓王,大约二十岁,又黑又廋,来自一个比王村更偏僻的乡村,是另一个浙江人招来修路的。这次,同罗小弟一起出山散心,就发现了躺在路边水沟里的浙江朋友。
    罗小弟人长得阳光帅气,父母亲在当地也算是有钱,有声望的那种。读完了初中后,就没有再读书了,父母亲宝贝他,不肯让他干农活,他就天天在王村街上晃来晃去。偶尔,在老爸实在忙不过来的时候,也去园艺场帮一下忙。自从同我喝过一次酒后,他就天天过来找我玩了。第三天,还特意把我叫到园艺场去玩。这天,园艺场刚好采摘了一批新鲜碰柑,正在打包装箱。他尝了一个,很好吃,就吃个不停。傍晚时分,肚子疼得利害,送到镇卫生院检查,才知道是柑桔喷了保鲜剂,吃得太多,中毒了。
    第四天指挥长过来了,说那座石拱桥可以承包给我,但八万块的发包价,实际上只能给我三万块,其他的要算作他们的辛苦费。我算了一下,要从家里叫来石匠和泥水工,还要放炮采石,大约要花到两万多块。这样算来,我最多只能赚到几千块,而且还不能出安全事故。和他讨价还价时,他一点也不让步,我也就拒绝了。
    工程没包到,就准备回怀化了。刚认识的那个跟罗小弟关系最好的王姓哥们,非要我到他家里去玩几天。盛情难却,于是,包括罗小弟一共六个人,浩浩荡荡地去了他家。还是一样的山,一样的吊脚楼,一样的火塘,在他家玩了两天。第三天,他们约我去一个偏僻的水库炸鱼,我本来准备答应的,看到他们中有一个人的神色不对,就说酒楼里出了急事,要马上赶回去。返回的时候,是罗小弟送我上车的。上车的时候,我才发现皮箱有撬过的痕迹。打开检查,里面的衣服和东西少了一半,放在里面的钱也没有了。最让我心痛的,是一个藏族朋友送我的那把锋利的藏刀。
    一个月后,收到罗小弟的来信。说偷我的东西是那个王姓哥们。因为第二天,他穿着我的西服,打着我的领带,腰上别着我的藏刀。他一气之下,同他干了一架,然后就回家了。他说,我们土家人是剽悍,但从来不打朋友的主意。他叫我有空,再去王村玩儿。

顶帖: 0            0            0

我们是行走在历史中的一群鱼,前面也是茫茫的海水。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3/11/21 13:29:00
| 返回顶部 | |
 每页10条,共1页,合计1条记录
9  1  :
转到  


版权所有:文人江湖 用时:0.328125秒,12 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