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 注册] ┆ 风格 ┆ 搜索 ┆ 帮助繁體版  ┆ 无图版┆ 
您的位置:文人江湖 -> 现代文学 -> 现代诗歌 -> [原创]山之歌——漫谈美丽的家乡(散文)

您是本帖的第 315 个阅读者
贴子主题:[原创]山之歌——漫谈美丽的家乡(散文)
性别:男<br>状态:离线<br>积时:1 年 4 个月 26 天 6 小时 11 分 31 秒
舟渡无痕
进士
等级:进士
头衔:驼铃声脆



帖数:1688
金钱:287
魅力:29
文币:612
注册:2009/12/27
1


[原创]山之歌——漫谈美丽的家乡(散文)

 

月是故乡圆,乃自小便具有之情结,不论她碧水如练,秀峰挺拔,还是穷山恶水,满目疮痍,因为自小看惯了的,不觉得有什么新奇或厌恶。但自小就从这个地方长大,总觉得这个地方就是最好的,如母亲般的情感。

直至许多年前,我伴妻子和小姨到县城附近的一个村子替小舅子提亲,对象是岳父多年故交之女。我妻舅一表人才,心灵手巧,按理说是水到渠成的美事。当摊开来意,姑娘本人和她的父母都婉言谢绝;她的哥哥吐了一句大实话:别的条件皆可,就是太山里了,自己不敢参答。这门亲事于是不了了之。过后,我回家跟妈妈议论这事,妈妈倒比我明白得多,她圆着眼睛回答我:“那当然了,他们是县道头人,你妻舅是山里人”。我头一次惊愕了,感觉俺家乡也有缺陷!

无论怎样,家乡在我心中依然美好而神圣的,因为她填满了我童年美妙的回忆。记忆最深要数我老房子面前那条大街了。我们称为“大街路”,街道二侧放有大小不一、形状各异,却摆放整齐的大石块,石面磨得光滑平整,坐在上面非常舒坦。每到用饭时间,附近几幢房子的邻里乡亲总是端着一碗碗饭,放足菜,来到这里用餐。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并坐下,非常热闹。那时村里没有网络,交流单一,很多人都喜欢扎推在这里。说是坐在街路空气比较清新,实则大家心里都清楚,图街道热闹,吃饭时可以互相说说话,大伙聚在一起还可讨论点什么,或得点什么新闻和信息之类的东西。我有一个好邻居,管他叫叔,他家离这里有点远,他每当吃完一碗再打饭回来,故意路上不吃,一定要到达这里再吃,钟爱的就是这种氛围。其实我们这些小屁孩更有喜欢它的理由,大人们那些高谈阔论,我们大多不懂,但遇上性格豪爽,气量大的大人可以分享美味,特别是遇上同宗亲人和疼爱你的人,总是会夹些好菜给你,是十分幸运的事。

那个时代还没有电视机,放电影又非常稀罕,其它娱乐设施近乎为零,我和邻居平时最为向往的娱乐要数去隔壁德付叔家听“讲白话”或听水儿师“唱故事”了。所谓“讲白话”其实就是说书。德付叔家藏书甚丰,他记忆超人,只要他看过的书,他都能半点不漏地讲出来,什么张飞,诸葛亮;孙悟空、猪八戒;伍子胥、晏婴;孙膑、庞涓等历史人物,我们都是从他的故事中认识。每当夜幕降临,大家用过晚饭,他家就高朋满座。“讲白话”时,他声音洪亮,语调抑扬顿挫,说到故事情节扣人心弦时,时而鸦雀无声,时而哄堂大笑。听他“讲白话”,简直是一种莫大享受,至今记忆尤深。德付叔是一位退伍军人,据说他在部队时还是个带“长”的干部,因为他老婆不愿随他去大城市工作,就留在村里当一位小学教师了。他非常疼爱我,常给我讲一些做人的道理,有时也会给我讲一些自己经历过的事迹,比如打仗,抓特务等故事,我都听得津津有味。他有时讲土话,有时也说普通话,其实他的普通话发音是不准的,但那时我都认为他讲的普通话是最权威的。另一位水儿师“唱故事”就不同了,要收费的,所以我们小孩子很少参加听。一则他是唱的,我们听不惯;二则其间不能随便发问,我们有很多地方听不懂,故兴趣也索然了。

张山寨是我们家乡的圣地,她坐落在一耸峭壁青峰上。献山庙供奉着陈十四娘娘,深受村民爱戴,附近一带尊称她为“大亲娘”。据说在清朝年间,有长毛反贼(太平军)蹿至缙云县城,直往舒洪、大洋方向扑来,沿途一带村民恐遭洗劫,惊惧逃难。但当长毛行至插花墩时,他们陡然看见一流飞瀑下,一个丈余高美貌女子从天而降,坐在大刀尖上梳头,对他们怒目而视,吓得他们屁滚尿流,原路返回。此流传虽无法考证,但大亲娘的保家护民形象深入人心。其大殿虽遭“文革”时期毁坏,但大亲娘美好印象一直端坐在绿水青山中,百姓对其信仰不减当年,历经风雨,几度兴废,一路颠簸。一直来如一盏明亮又温馨之灯陪伴她目下的民众渡过沧桑岁月,托起对世界与生活的虔诚,陪伴他们走过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对大亲娘崇敬概念,也从以前因生产力低下,梦寐提升物质生活需求而产生祈愿,求签,保佑等一系列活动向游览胜景,净化心灵,追寻史迹,剖析内涵提升。每逢七月七、十月半的庙会活动,邻近村庄万人空巷,隆重盖过其它重要节日。精彩绝伦的叠罗汉、三十六行、大莲花、秧歌等表演已申请成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大亲娘”也成为附近一带民众生活,事业不可缺少的精神组成部分,形成家乡独特的民俗文化。

说起老家胡源,我不能不说一下我们胡源的“武功”。记得那些年月,山林是每个村的真正财富,每次产生深仇大恨大都是因山界产生纠纷。一个并不庞大的胡源乡,因山斗殴过的村就达五六个之多,每逢混战,传说最神奇的当属各村拥有的“武功”了。听村里人说,当时邻近地带上宕、上坪、蛟坑村是学武最盛,拥有武功高手较多的村。尤其是上宕村,“一支香”的武艺远近闻名。据说在演练时,需点上一支香,练武的人手持棍棒一个马步冲上去,狠命往燃香的头捅去,一下戳黑则告成功。练成之时,即使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发现目标,一棍向前都能让对方膝盖残废,其狠其准非常震撼!虽然逞强斗殴并不可取,但许多“玄”的色彩,委实喂饱了那时众多武侠迷们的想像空间。

在重重叠叠的大山里,峰峦绝壁向天横,“要致富,先修路”,这是那个时期,交通偏僻地方村民最为迫切的呼唤。为什么胡源乡的山头人穷?那是因为没通公路;为什么胡源乡山头人的姑娘腿粗?那是挑东西挑出来的;为什么胡源乡山头人的大龄男子娶不到老婆?那是因为他们的梦被山阻隔着。路,是一把枷锁,扼住了山里人驰骋的热血。上世纪九十年代,国家实行村村通公路扶持修路政策,全国山村的交通大改善步入春天。然而山高路远的胡源乡山村,许多村庄是村小人稀,修路即使承担的只是一小部分,那也是一笔不容小觑的巨资呀!但上坪、招序、榧树根、田山等村纷纷相继破土动工。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田山村,为实现修路梦想,他们喊出“少吃肉、穿旧衣、晚生育” 筹措资金的口号。为实现这梦寐以求的夙愿,他们咬牙勒紧裤腰带,砸锅卖铁,完成这幕波澜壮阔的修路壮举,硬从冷山峭壁劈出一条通往外面世界的坦途,成为胡源乡艰苦创业的精神典范!2000年元旦时任浙江省省长柴松岳莅临田山村视察,观此情景,对山里人面对困境不折不挠的突破精神,伸拇指赞叹。

本月胡源乡千年古村——我的家乡——章村村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美丽乡村创建成功。初七那天,恰逢我有些事,妈妈又要我回家看看。一脚踏入村口,我惊诧得合不拢嘴,“清亲盘溪,山里胡源”几个苍劲大字映入我的眼帘,半年不见,一个原本脏、乱、差的村庄面貌焕然一新。翠鸟彩蝶,漂亮的防洪堤,一条溪水滺滺从村边淌过;岸边排立的木质亭廊,水里房屋朦胧的倒影;摆满花卉,铺着泥砖的文化街道;舒适住房,历史祠堂,宛如走进一幕宋词古景,其韵,其内涵,其美态让人流连忘返。村内许多白发苍苍的老人安坐亭廊休憩纳凉,惊叹老家姿色宛若仙乡,老妇老汉感叹自己已成画中仙人。他们知道是他们的党和政府率领村里的建设大军,披荆斩棘、排除万难、忘我工作、致力整治,把他们的居所建设得如此舒适漂亮。每每谈及,憨厚纯朴的他们欣喜和自豪之情舞于眉梢

如今发展成熟而强大的互联网进入万户千家,商家林立,网店遍布,城乡一体,创业、就业成本差距急剧减少,而农村拥有青山绿水资源,发展优势异军突起。经营模式从先前僵化单一往高层次,丰富方向发展;精神生活精彩纷呈。现在胡源乡山里村民的历史已翻开新一页,长足发展令人期待。

四十年沧桑,四十年巨变,震撼着每一个经历的村民和见证者,建设者美丽的风采是美丽乡村建设最动人的风景!以往重大变革,尤其在文化、精神建设,曾走打倒一面再立一帜的路,把过去许多精华都毁了。现在美丽乡村建设国家严格要求做好科学规划,把几千年固有的东西先进行调研,剔除糟粕,留其精华,在此根系上发扬光大,打造成宜居,宜旅的村落。天边晚霞一片,射出万丈金光,映红山山水水。望着眼前既熟悉,又新奇的景观,我的感思汹涌澎湃……。

山里人的愿望如藤蔓,春风吹遍万山,姹紫嫣红!

「该帖子被 舟渡无痕 在 2018-08-27 05:58:20 编辑过」


顶帖: 0            0            0

文人江湖欢迎您!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8/8/23 20:36:00
| 返回顶部 | |
 每页10条,共1页,合计1条记录
9  1  :
转到  


版权所有:文人江湖 用时:0.279297秒,12 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