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 注册] ┆ 风格 ┆ 搜索 ┆ 帮助繁體版  ┆ 无图版┆ 
您的位置:文人江湖 -> 现代文学 -> 散文小说 -> 季氏篇1

您是本帖的第 1316 个阅读者
贴子主题:季氏篇1
性别:男<br>状态:离线<br>积时:9 个月 6 天 14 小时 36 分 27 秒
沧海放鱼钩
论坛贵宾
等级:论坛贵宾
头衔:未定义


帖数:2734
金钱:6488
魅力:67
文币:50
注册:2009/7/11
11




滔天:

你也来看啊。咱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不过你要是吓坏了可别怪俺没提醒。嘻嘻

顶帖: 0            0            0

文人江湖欢迎您!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0/5/22 9:18:00
| 返回顶部 | × |
性别:男<br>状态:离线<br>积时:9 个月 6 天 14 小时 36 分 27 秒
沧海放鱼钩
论坛贵宾
等级:论坛贵宾
头衔:未定义


帖数:2734
金钱:6488
魅力:67
文币:50
注册:2009/7/11
12




第七章

一阵狂风吹过,把亚麻阿里一伙人的火把吹得火势减弱。亚麻阿里手一挥,后边有出来个矮子,此人秃头驼背,从人群之中走出来。他走到萧泽飞四人的门前,从后背抽出一把匕首,插进门缝,一阵摸索。

屋里的四人都听见了动静,纷纷屏住呼吸,竖着耳朵搜索声音的来源。萧泽飞听到是门口的动静,借着射进来的火光看清楚了门缝露出的刀身。他指了指门,众人转过头也都看见了。泰山压顶这四个字出现在大家的脑海里。事情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萧泽飞脑袋全速运转,把能够想到的具体办法都想一遍。忽然灵光一闪,然后立刻对着其他三人示意。三人都把头凑过来,萧泽飞一阵低声嘀咕。然后四人一同躺在地上。装睡。

秃头人终于把门闩一点点的挪开。噗的一声,门闩掉在地上,门被轻轻的推开。一阵风从外头吹进来。地上装睡的众人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哆嗦,但又怕被发觉所以十分谨慎的控制身体的颤抖。他们毕竟有点害怕,若不能顺利擒获亚麻阿里,他们就有生命的危险。想到自己等人碰到的是一群半野人,四人没有不害怕的理由。眼下就看运气好不好,那个亚麻阿里会否亲自靠近。

亚麻阿里从外头走进来,看见倒头在地上睡觉的四人,脸色笑得很灿烂。旁边的哈哈米跟着陪笑。亚麻阿里看见仰卧的庞秋紫,那露出来的一节偶白的大腿,令这个未开化的半野人也感到一阵炫目。他搓搓手掌走近,蹲下身就要摸庞秋紫的腿。异变突起。

萧泽飞早就在他进来的时候微微睁开眼睛,只因为亚麻阿里没有靠近而不敢动弹。此刻见到他色迷心窍终于走进圈套,而背对着自己,如此天赐良机没有再错过的理由。萧泽飞果断起身,放在身下的刀子也被迅速握在右手上。然后用刀刃反手夹在亚麻阿里的脖子处,左手拉住他的头发。亚麻阿里忽然被这个突变吓到了,他刚想挣扎,但脖子那里忽然一痛,被割出了了点鲜血。于是乖乖的不敢动弹。其他几人看见萧泽飞已经得手,立马从地上蹦起,汪真柏则拿着萧泽飞的猎枪挺在身前作为壮胆的工具。虽然他不会使用。

亚麻阿里的从众看见自己的头领被人虏获了,提起手中的弓箭都对准场中间的四人。气氛极其紧张,有一触即发的势头。被萧泽飞夹在身前的亚麻阿里则叽里咕噜的一阵乱叫,但四人听不懂他到底再说些什么,不过看看他的脸色估计正在说一些骂人的话。但这于事无补。

萧泽飞带着亚麻阿里轻轻慢慢的向着门口走去,他每前进一步,山寨人就让开一点,而汪真柏等人就跟在身后。如此对峙一阵子,终于走到了门口外边。山寨人始终紧紧跟着不放。萧泽飞一看这不是办法,就冲汪真柏道:“真柏,杀掉一个,给它们看看颜色。”汪真柏傻呆呆的看着手中的猎枪,愣是不敢开枪。犹豫很久,萧泽飞再三催促,他就是不敢开。秦友香上前躲过他手中的猎枪,对准其中一个就是一枪。那山寨人应枪而倒。山寨人毕竟没有见过什么市面,如果人是被刀箭杀掉还在他们的接受范围,可是那长长的管子居然也可以夺人性命,那就太可怕了。果然,山寨人原本还围着没有放松的意思,看见自己人被不可思议的东西杀死之后连忙向后撤离十米。

萧泽飞看见杀人终于起了效果,不禁松了一口气。他最怕的就是这些人不怕死,要是那样的话今天真的栽在这里了。因为猎枪里的子弹只有一发。还有的子弹在包包里,此刻剑弩张拔的顷刻没有功夫去拿。而眼前一群人可是有很多的弓箭在弦上呀。

萧泽飞道:“秋紫、真柏你们二人先走一步,我和秦友香断后。”

汪真柏倒是脸上露出喜色,不过很快就收敛起来。而庞秋紫有点担忧不肯离去。萧泽飞道:“你要是再不走,那么我们四人就真的要全部交代这里了。赶快走。你们走了我们才好脱身。”

一看情形的确是这样子,庞秋紫不好再做儿女情长的模样。跟着汪真柏就夺路而走。山寨人一看有人要走,立刻就拨出人马要追,而秦友香此刻也很机灵,看见谁准备追,就拿枪管指谁,那些本有追逐意思的山寨人一看杀人利器对着自己,纷纷停下要追逐心思。

看着二人走远,萧泽飞和秦友香对视一眼,先前的芥蒂也泯然全消。

虽然庞秋紫二人已经被送走,但自己二人怎么脱围呢?萧泽飞也是没有头绪。忽然旁边的秦友香道:“泽飞,你看这条路的远处很窄。我们就从这条路走。等到窄的地方,他们人多的优势就不能发挥作用了。”一言惊醒梦中人。萧泽飞看见的确和秦友香说的那样,于是当机立断,带着亚麻阿里就从这条路走。

二人一步一步走出包围圈,路是越走越窄,那些本来采取包围圈形状的山寨人不得不渐渐的收缩包围圈变成一条直线上的对峙。这样萧泽飞二人就可以从容的朝后头退去,因为不要防备背后有人放冷箭。

走着走着,碰到一条河,而河上边架着一座木桥,桥实际上只有三根木头。萧泽飞大喜,这下是真的得出升天了。匆匆走过去,到了河对岸,秦友香已经在拆桥了。准备踏上桥板继续堵截的山寨人看见对方要拆桥,害怕自己走到半中间就给撂下去。于是都把伸出去的脚收回来,看着可怜的寨主只能望他自求多福了。

轰的一声,独木桥的一头被推下河中,河水极其迅猛,把另一头也给捎带下去。落水的独木桥在水中浮沉几次,就漂远了。这下对岸的人真的只能看不能办了。

萧泽飞看见桥断了,彻底放下心肠,然后一咬牙把跟前的亚麻阿里推下去。是死是活就不干自己的事情,如果命好就让他继续活着,如果命不好就顺便死掉吧。反正这种人渣也是不值得继续浪费粮食。萧泽飞是这样想的。他想起水中那家伙就是害自己等人半夜逃亡的主谋,心中的怒火并没有因为他被推下水而有点消失。旁边的秦友香看着也是目瞪口呆,刚想说点什么,但没有说出口。

对岸的人瞅见自家的寨主掉到了河中,连忙你呼我喊的开始捕捞。不过看着水势如此巨大,能够捞上来的机会极其渺茫。但亚麻阿里会游泳例外。

萧泽飞与秦友香二人继续赶路,他要在前头汇合庞秋紫二人。

“秋紫!!真柏!!你们在哪里?”秦友香撒开喉咙一阵大喊。

走着走着,天色已经有点阳光的身影。但是萧泽飞与秦友香并没有碰到庞秋紫二人。“他们该不会还在对岸吧?那样子变糟糕了。”萧泽飞不无担忧的道。

“那个难保,谁能说得准呢。”秦友香也是面露忧色。

“哎,这可真是一波才去,一波又来,叫人吃不消呐。如果我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那该多好。这些半野人不过是我一刀的功夫,何至于被追杀到流离失所的地步。你说对吧?”秦友香幻想道。

萧泽飞闻言笑道:“那不如说你是神仙更好,那么我们老父的病就不虞有他。何必万里迢迢跑这里来撒野?”

二人边走边说,然后在一块巨石处坐下,打开旅行包,从中拿出一块面包来,这算是高等食品了。

吃着吃着,萧泽飞感到不对劲了,这里实在太安静了。忽然,一种危险的气息在萧泽飞的心头燃起。秦友香正吃的快活,看见萧泽飞忽然不说话了,前用手在萧泽飞的面前晃了晃。萧泽飞视若未睹道:“你感觉到这里的奇怪没有?”

秦友香道:“我没有感觉到这里的奇怪只是感觉到你有点奇怪。”

“杀气,有杀气,你绝对是个气盲,不然连这么强烈的东西都感应不到。”萧泽飞道。

秦友香不服气道:“气你个头,你不会被野人吓傻了吧,变成神经兮兮的?杯弓蛇影了?”

“趴倒!!”萧泽飞忽然扑过去,把秦友香压在身底下打了一个滚。秦友香不明所以。可惜萧泽飞没有功夫去跟他解释。因为就在刚才秦友香站的位置多出了一道身影。仔细一看,此物外形丑陋,嘴角掉着涎水,三条脚,皮毛黑白夹杂的颜色。面对此未知物,秦友香也不再开口说话了,他仰躺在地上自然看清楚了眼前是什么存在,三足兽?

看到眼前完全陌生的动物,萧泽飞已经警惕的站立起来,他右手提刀,弓着身子对准三足兽。庞然大物出现在面前的时候萧泽飞反而不害怕了。起先那种知道有危险但还不能确定的状态才令他害怕。不知道的敌人最容易置自己于死地。而现身的敌人的危险系数已经下降了一半有余。虽然眼前的三足兽神态极其嚣张,那病恹恹的样子目中无人,但萧泽飞并不觉得它有什么格外可怕的地方。因为他有刀,这把刀给了他无比的信心。他有觉得曾经有武松打猛虎的故事,今天则需要来一场泽飞打怪兽的传说。但可惜的是这段传说却不能被流传千古。

三足兽并没有感应到萧泽飞的杀气,也许在它的眼里眼前的两人都应该属于死人的范畴。只不过它还没有准备立刻杀死他们。它仍然在地上打着转悠。它要折磨猎物。

萧泽飞道:“友香,你要暗暗的把包中的子弹装到枪膛里。能不能杀掉此虫,就看你的本事了。我的刀自保有余,但进取不足。你的速度要块。我恐怕不能纠缠它太久太久。毕竟在近身格斗上,人类的 天赋要逊色与动物。它们全身都可以作为武器,我们只有两肢。这一点我们要有自知之明。不可盲目自大。

三足兽似乎等得有点不耐烦了,它作势扑了过来,萧泽飞向左边一闪,堪堪避过一袭杀机。三足兽没有停下攻势,对着萧泽飞就是甩尾,别小看三足兽的尾巴,那和钢鞭打在身上没有啥区别。萧泽飞此刻只能做蓝驴打滚的招数了。虽然满身都是脏兮兮,但总比一个死人强一些。虎尾接触到地面立刻调转角度,反扫一鞭,目标还是冲萧泽飞。萧泽飞只能暗暗叫苦,没想到这畜生恁么利害。连尾巴都是罕见的利器。

铿的一声,萧泽飞在三足兽的第二十三次进攻中反击了,反击的结果就是三足兽的尾巴断掉一节。而他手中的军用刀也是鲜血淋漓。阳光在叶隙之间透射下来的光芒,在军刀上反射开来,三足兽吃痛之下大吼,那高分贝的吼声差点 没有把两人给震晕。三足兽大恨萧泽飞手中的刀器,目中只盯着不放。虽然它是畜生,但对于危险事物的感应本能还是具备的。不然它不可能做森林之王。可惜这三足兽运气不好,原来此刻已经是太阳高照了,刀身被叶隙的阳关照耀之下会有反光。反光太强烈,照到眼睛里三足兽受不了,只能下意识的闭着。萧泽飞一看机会来啦,手中的刀在空中胡乱挥舞着冲过去。他之所以胡乱挥舞就是为了制造更多的反光,三足兽刚刚睁开的眼睛又被反射光逼的闭上,但萧泽飞就在这睁闭之间缩短了两者的距离。可以下手了,萧泽飞心中暗喜,只见他手起刀落,一个四十五度的斜劈就要砍在三足兽的位置上,可惜功亏一篑,三足兽虽然看不清楚,但没有傻到在那里等死,而是聪明的就地打滚,也堪堪避过了这一击杀招。此懒驴打滚还是跟着萧泽飞学的呢。

萧泽飞由于用力过猛,把军刀砍在泥土里边去了,刀锋不至于损害,但一时拔不起来。这可是要了老命,三足兽也是格斗高手,一看眼前之人忙于拔刀,哪里还有不知把握战机的道理。它用尽全力跃了上来,就往萧泽飞身上压下来。千钧压顶之势萧泽飞眼看着没有办法抵抗。因为力气在刚才的纠缠中用得差不多了,眼下三足兽用尽全力,而却只在电光火花之间,脑子反应不过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三足兽压在自己身上。

血盆大口张开在萧泽飞的脑袋上,萧泽飞闭目待死。萧泽飞忽然想起了从前的往事,不得不说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在临死的时候脑袋还可以想起别的事情。只最后一瞬间掠过的念头已经覆盖的一生。萧泽飞等了N久都不见那嘴巴落下来咬自己,他缓缓睁开眼看,三足兽就趴在自己身上。额头上流着鲜血,鲜血是从一个洞口流出,子弹的洞口。

看到这里,萧泽飞松了一口气,慢慢把三足兽推开。

第八章

“真柏,你说泽飞哥他们会不会出事?”草丛里传出的声音。声音中不无担心的意思。

“嗯,我认为他们不会出事,以泽飞的个性,没有把握的事情应该是不会做的。你就放心吧。”

这两人就是逃出来的汪真柏和庞秋紫。

此刻二人都围在一堆篝火前面,篝火中间架着木棍,上面正在烧烤两个泥团。随着燃烟袅袅,泥团里散发出阵阵诱人的香气。但坐在其中的庞秋紫却没有心思在意这个。她此刻脑中都挂在了萧泽飞的安慰上。她实在不知道,如果萧泽飞一旦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应该如何是好。

“开饭了,秋紫。”汪真柏喊道。他并不是不知道萧泽飞二人有很大的危险,一个不好恐怕抽不了身。但此刻大家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

天已经到了日上三竿的时候。庞秋紫不断的垫着脚尖,看看远处有没有什么动静。她在等,等这泽飞的身影。可是一直等到日色偏西,都没有看见希望看见的东西。她的眉头皱的越浓了。

“真柏,我们这样等下去,恐怕不是办法。要不我们四处找找。也许能够碰到呢。”庞秋紫实在受不了这种等待的煎熬。

汪真柏道:“在我们不知道他们究竟如何时,坐着与动着恐怕没有什么区别。如果他们恰好经过这里,而发现我们却走了,到时候反而弄巧成拙。”他实际上有一点私心,害怕到处乱窜有什么危险。毕竟这座森林是完全不熟的地方。可惜他忘了,即使坐在这里也不会安全到哪里去。

噢喔噢喔!!惨叫声刺空而起。代之而起的就是一阵安静。好像刚才的叫声根本不存在。

四周很安静,刚才一只叫唤的虫子也不叫了。庞秋紫放下了手中正在啃的肉。盯着汪真柏看。眼前只有一个男性,作为女性那种需要保护的本色便显露出来。她情不自禁的靠近汪真柏一点。以期获得一种完全感。但汪真柏此刻也是害怕的不得了,身体明显在颤抖。庞秋紫看见他这个模样,那一种安全感也随之而去,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的危机感。

看着眼前女孩子不经意流露出来的不屑,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汪真柏只好拿起刀在身前陈列着,但是这锋利的刀子没有给他多少胆气。

庞秋紫道:“咱们快跑,我看这危险的气息并不在周围,而是在比较远的地方。现在跑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说完转身径直往前,不再回头理会这个胆小鬼。

汪真柏已经没有了主意,听到庞秋紫这样说,也就信了。他赶紧追上庞秋紫。

远处高地上出现了几个眼睛,那是黄色的不带感情色彩。这种动物很奇怪,没有鼻子,也没有耳朵,好像鱼的脑袋。一双前肢短,一双后肢比较狭长。奇奇怪怪的形状。但牙齿是锯型,从红色的嘴唇处流下来的几滴涎水看来,是很凶猛的动物。在这群动物的背后,已经躺下了一滩血迹,而四处零星散落的骨头可以证明,刚才这里发生一阵屠杀。被杀者已经被这群动物消化在胃里。

领头的一只体态非常小,它在山顶上一只看着庞秋紫二人离去。盯了片刻,好像下了什么决定似的,就冲了下来。后头的锯齿动物看见领头的走了,纷纷跟了下去。它们排成一条队伍。看来很有纪律。

汪真柏与庞秋紫气喘吁吁的不断奔跑着,而裤管已经被路畔的荆棘撕破了很多洞洞,但是二人此刻都无暇顾及。只知道拼命的跑。因为那股危险的气息在刚才停顿一下又跟了上来,他们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对于未知的东西人有一种本能的恐惧。

“不行了,不停一下,没有等被鬼怪杀死,我们就得先渴死累死。”庞秋紫道。

汪真柏瞬时停下,他不断的拍着胸脯,看见庞秋紫的裤管被荆棘撕破,再看看自己脚下也好不了哪里去。而且小腿隐隐约约有火辣的感觉,这是荆棘的伤口引起的。

“不好,快跑!有东西追上来啦!”庞秋紫拉着汪真柏就走。

后边的草丛不断的高低起伏,形成一阵阵草浪,不知道的人以为是风吹的缘故。但是久居山里的庞秋紫知道这是有动物在草丛中行走导致的。而不是所谓的风。

忽然,奔跑中庞秋紫往左边猛的拐弯,不再径直的前进。汪真柏还没有反应过来,和庞秋紫打岔开来。等到他再掉头时候,背后窜出一只锯齿的动物,在那里虎视眈眈的看着。

萧泽飞从地上起来,道:“我欠你一条命了。你不会算我利息吧?”

秦友香道:“那你签了卖身契吧。反正我是不会亏待你的。”

踢了一脚脚下的三足兽,萧泽飞心有余悸,若不是秦友香这最后一枪开得准,自己估计成了此兽的腹中餐。

“好像你的枪法不是很准,嗯应该说你根本不会枪,为何刚才这一枪却打得如此漂亮?”萧泽飞疑惑道。

秦友香道:“嗯事实上,我的确如你所言不会这玩意,但我当时心想,你要嘛被兽吃掉,要嘛被我打死。如果你不被我打死,那么兽就被我打死,总之就这么回事。因此我就碰碰运气。究竟而言我是替你碰运气的。不过,现在看来你的运气不错。至少今天你是死不了到了。”

萧泽飞一阵冷汗,暗道:这小子拿别人的命开玩笑。不过仔细相信,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开枪还有一线生机,不开就啥都玩完了。换做自己也会这样做。

“救命啊!!救命啊!!”从九点钟方向传来呼喊声。

萧泽飞与汪真柏对视一眼,立刻从地上收拾东西赶过去。因为声音他们太熟悉了,是庞秋紫。

“秋紫,你在哪里,我们听到了。!!”二人边走便回应。

庞秋紫本来绝望的心又活络起来,因为她听到了隐约的回应声,虽然这声音比较小,但她敏锐的察觉到了。于是庞秋紫加大肺活量,更加拼命的喊。

萧泽飞从山上冲了下来,因为声音越来越近。他知道庞秋紫就在那个地方。

汪真柏看见锯齿兽在自己的前面,而且远处的草丛波浪起伏,可见后头还有援军。但此处前后较为空旷,实在没有太多可以斡旋之处。情况越来越糟糕了。

不过庞秋紫的身影就在百米处,这使他有了一丁点底。毕竟没有被人遗弃。有时候,被人遗弃是比遇见强敌更加丧气的事情。

锯齿兽刚刚吃了一点东西没有饱,此刻看见有一个大活人在眼前晃悠没有不高兴的理由。它顺势扑了上去。

汪真柏蹲了下来,因为此兽扑得太高,第一轮攻势作罢。锯齿兽本来认为十拿九稳的扑势落空了,大怒之下把嘴巴张开狂吼,那样子既是在召唤同伴,也是在恐吓猎物。此招它用得及其娴熟。别看动物没有智慧,但捕猎时也是用尽心机,如果不用心机,它们就有可能挨饿。所以,一切有智慧的生物,应该都是被逼出来的。

汪真柏看见锯齿兽在召唤同伴,趁它失神的一瞬间仓皇夺路。就向着庞秋紫的方向走去。

锯齿兽哪里肯善罢甘休,一看猎物就要从自己的眼皮子地下溜走,冲过去就要咬汪真柏。

汪真柏忽然学乖了,走S字步。由于此兽速度不是非常快,所以汪真柏走这种步伐里,它居然硬是咬不到一根头发。锯齿兽越是咬不到越想咬,近在咫尺的猎物能让他飞了?就在汪真柏以为不过如此时,背后的响声更加剧烈,原来锯齿兽的同伙追来了。汪真柏回头一看,不看还好,看了是吃奶劲都使上了。


顶帖: 0            0            0

文人江湖欢迎您!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0/5/23 9:49:00
| 返回顶部 | × |
性别:女<br>状态:离线<br>积时:5 个月 29 天 2 小时 9 分 0 秒
冰雪飘零
论坛贵宾
等级:论坛贵宾
头衔:雪国三公主




帖数:5120
金钱:0
魅力:298
文币:24
注册:2009/11/9
13




鼓起勇气来读你的故事。以后我决定白天看~~

顶帖: 0            0            0

梅怀芳愿向寒江,雪醉相思正倚窗。巧也香江窗下卧,何其有意配成双。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0/5/23 23:28:00
| 返回顶部 | × |
性别:男<br>状态:离线<br>积时:9 个月 6 天 14 小时 36 分 27 秒
沧海放鱼钩
论坛贵宾
等级:论坛贵宾
头衔:未定义


帖数:2734
金钱:6488
魅力:67
文币:50
注册:2009/7/11
14




飘零啊,你看我这故事恐怖的程度如何?我是作者,无法公正评价,你评价评价,我以后好友一个参照。

顶帖: 0            0            0

文人江湖欢迎您!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0/5/24 13:26:00
| 返回顶部 | × |
性别:男<br>状态:离线<br>积时:1 年 4 个月 24 天 9 小时 47 分 10 秒
恶厉滔天
论坛贵宾
等级:论坛贵宾
头衔:汉丞相武乡侯




帖数:7186
金钱:0
魅力:189
文币:18
注册:2009/8/11
15




唔,是好,只是宣传得不够。一个小说看到一半别人也不好跟帖。不过你查查右上边,点击率还是蛮不错滴。咯。。。。。。。。。

顶帖: 0            0            0

吾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浮世,不求闻达于江湖。内阁不以我卑鄙,猥自枉屈,三顾我于QQ群中,咨我以论坛发展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内阁以驱驰。后值萧条,受任于低靡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尔来二十有一月矣。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0/5/25 14:55:00
| 返回顶部 | × |
性别:男<br>状态:离线<br>积时:9 个月 6 天 14 小时 36 分 27 秒
沧海放鱼钩
论坛贵宾
等级:论坛贵宾
头衔:未定义


帖数:2734
金钱:6488
魅力:67
文币:50
注册:2009/7/11
16




原来这样啊。

顶帖: 0            0            0

文人江湖欢迎您!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0/5/26 9:57:00
| 返回顶部 | × |
性别:女<br>状态:离线<br>积时:5 个月 29 天 2 小时 9 分 0 秒
冰雪飘零
论坛贵宾
等级:论坛贵宾
头衔:雪国三公主




帖数:5120
金钱:0
魅力:298
文币:24
注册:2009/11/9
17




没有下文了吗?催稿了,快快快~~~

顶帖: 0            0            0

梅怀芳愿向寒江,雪醉相思正倚窗。巧也香江窗下卧,何其有意配成双。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0/5/26 23:40:00
| 返回顶部 | × |
性别:男<br>状态:离线<br>积时:2 天 6 小时 37 分 50 秒
風_少
白丁
等级:白丁
头衔:未定义


帖数:87
金钱:24060
魅力:0
文币:0
注册:2010/4/11
18




我砸一个 这文字 可以换酒吗O(∩_∩)O~

兄弟能饮一杯无....

顶帖: 0            0            0

来去无心 君随意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0/6/18 14:04:00
| 返回顶部 | × |
性别:男<br>状态:离线<br>积时:9 个月 6 天 14 小时 36 分 27 秒
沧海放鱼钩
论坛贵宾
等级:论坛贵宾
头衔:未定义


帖数:2734
金钱:6488
魅力:67
文币:50
注册:2009/7/11
19




嗯,我原本写点东西换酒喝,奈何这属于奢侈的愿望。看来,改天得让你请我一杯无了

顶帖: 0            0            0

文人江湖欢迎您!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0/6/20 14:44:00
| 返回顶部 | × |
 每页10条,共2页,合计19条记录
9  1  2  :
转到  


版权所有:文人江湖 用时:0.343750秒,36 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