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 注册] ┆ 风格 ┆ 搜索 ┆ 帮助繁體版  ┆ 无图版┆ 
您的位置:文人江湖 -> 现代文学 -> 散文小说 -> [原创]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不断更新中...)

您是本帖的第 18232 个阅读者
贴子主题:[原创]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不断更新中...)
性别:男<br>状态:离线<br>积时:1 年 4 个月 4 天 20 小时 35 分 32 秒
子在川上曰
贡生
等级:贡生
头衔:未定义


帖数:660
金钱:4439
魅力:0
文币:24
注册:2012/3/2
151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94)

1

那一年,手拉手,我们去村东大柳树下,听敲渔鼓筒的杨瞎子说书。

杨瞎子说:那只漂亮的牡鹿不停地逃呀逃,逃了七天七夜。年轻的猎人不停地追呀追,追了七天七夜。最后,牡鹿逃到了悬崖上,无路可走,只得转过身来。猎人抽出背上的弓箭,瞄准,弦缓缓拉开。这时,看到了她美丽的大眼睛里滚动出两颗绝望的泪滴。......

你转过身,悄悄地说:多么希望我就是那头鹿,而你,就是那个勇敢的猎人。

昨天,你又说: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等待着你射来的那支箭。一直没有,而我,已精疲力尽,遍体鳞伤。

2

听了那个故事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直都在想象着,那两滴泪是怎样的优美动人。

在山中放羊的时候,我把她想象成了草叶上和花蕊上的露珠。

溪沟里抓鱼的时候,我往莲叶上浇水,更是为了印证我的想象。

看《聊斋》,我总想象着次日早晨,那些美丽的女子离去后,枕边的那丝湿润。

而《红楼梦》里,那个用柔弱的身子呵护,用泪珠滋润千年顽石的那棵小草,总让我唏嘘,柔肠百转。

你呢,你的泪呢?

3

早晨醒来,我总以为自己就是一株草或者一棵树的眼泪,在叶片上滚动着。

我小心翼翼,尽量避让着风。我知道,一旦滚落在地,我就消失了。

至于太阳,它是不断追赶我们的猎人。

我们终会被逼到悬崖上,逃无可逃。

然后,弓箭缓缓拉开。

我们绝望地被箭穿透,坠地,消失。

4

我知道你会说:我只想被你追赶,甚至一箭穿心,我不想被时间追赶。

是呀,被我追赶的,都是一些故事,传说,或者诗歌,美丽而忧伤。

但是,我们又同时被时间追赶着,它千方百计,把我们逼到悬崖上。

然后,任务完成,游戏结束,过程也结束了。

再去追赶下一批人。

5

我们这些来自于山村,散落在各个陌生城市里的泉水,被风吹散成一颗一颗的泪滴。

我们奔跑着,疲于奔命于工厂,车间,工地,发廊,布满红绿灯的路上。

熟悉的人一个个消失了,我们仍然在奔跑。

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去追赶那些本来属于我们的东西了,甚至都没有时间拿出自己的弓箭来瞄准。就被无数的箭矢射中,萎顿,倒地。

听,追赶的脚步又近了。

顶帖: 0            0            0

我们是行走在历史中的一群鱼,前面也是茫茫的海水。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8/10/10 21:21:00
| 返回顶部 | × |
性别:男<br>状态:离线<br>积时:1 年 4 个月 4 天 20 小时 35 分 32 秒
子在川上曰
贡生
等级:贡生
头衔:未定义


帖数:660
金钱:4439
魅力:0
文币:24
注册:2012/3/2
152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95)

1

你说,老家的那场雪正在悄悄地融化。

还说,融化是因为温度,你这么多年来积累的温度。

在遥远的南方,我套上了毛衣,穿上了黑色的风衣,

依然感觉到了你身上温度的流失。



2

2月14日,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宜祭祀祈福,出行会友,婚嫁,忌修造哭泣。

有冻雨。

万福广场的回廊里,一个流浪的歌手正声嘶力竭地演唱着朴树的《生如夏花》。

没有人停下来,面前的帽子里,那张孤零零的一元纸币在风中轻轻地颤动。



3

你说,老家的那场雪正在悄悄地融化。

还说,融化是因为温度,你这么多年来积累的温度。

嗯,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梦中下着的那场雪,

这么多年来,紧握着你的手传来的体温,

这么多年来,我们互相凝视的脉脉温情,......



4

你问道,雪融化了后,我们是不是就再也没有了梦?

没有了梦,是不是就意味着破碎,成熟,沧桑,衰老?

是不是就再也找不回我们已经遗失了的热情和温度?

今天,诗人隐星给我写了一幅字,一个一米高的“竹”字。

竹在春天里清凉,在夏天里温暖,秋天,它的温度渐渐遗失,

到了冬天,它渐渐沉默,冰凉入骨。



5

午夜,朴树的歌声再次响起。

我们在疼痛中苏醒,再次相遇在那个故事里,更多的故事雪花一样如影随形。

生如夏花,你和我都只是一些绚烂的夏花。

那些雪花也是夏花吗?

顶帖: 0            0            0

我们是行走在历史中的一群鱼,前面也是茫茫的海水。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8/10/29 14:08:00
| 返回顶部 | × |
性别:男<br>状态:离线<br>积时:1 年 4 个月 4 天 20 小时 35 分 32 秒
子在川上曰
贡生
等级:贡生
头衔:未定义


帖数:660
金钱:4439
魅力:0
文币:24
注册:2012/3/2
153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96)

1

那天,我们从万福广场上走过。你说:其实,很多人的一生,都只是从广场上的一次经过。

喧哗和热闹不属于他们,他们只是一次平常的行走而已。走过之后,就永远从镜头中消失了。

我们每天都要从广场上经过。你说,其实,我们只是在延长广场的长度和生命的长度而已。

我们的一生,永远只能是从东边走到西边,然后,就老了,一步一步退出了大家的视线。



2

那个用清水在广场上写字的人,他想证明什么?想留下什么?

他能够留下一些什么?证明一些什么?

你说,艺术永远都会输给时间,都会在时间里湮灭,一点痕迹也不会留下。

只有时间,和我们走过时间的过程,才能够成为最伟大,最永恒的艺术品。

3

那个推销包治百病的祖传秘方的黑脸汉子,和那个甩着一头长发,声嘶力竭的流浪歌手,

都沦陷在他们自己的语言中了。

前者用语言来圆满自己,后者用语言来完美自己。

他们都用语言来构建自己的广场,并从东走到西,直至语言消失,不再发生任何作用。

4

广场中心的音乐喷泉和雕塑,永远是整个构图中最耀眼的部分。

是艺术的动态和静态两种表现形式,它让我们停下匆匆行走的脚步,欣赏,围观,甚至顶礼膜拜。

然后,把它们融进我们每个人行走的过程中,成为我们行走的高度和行走中的风景。

5

广场前边那个半圆形舞台,永远不缺少作秀的表演者。

宣传广告,标语,广播,鲜花,红绸,丝带,音乐,美女,维持秩序的保安。

舞台上的表演者有新人,也有老面孔。

他们用不同的节目的不同的形式,来向我们反复地宣扬着什么证明着什么证实着什么。

只要舞台上有表演者,下面就永远不缺少捧场的观众。

更多的人路过,停了下来,看了一会儿后,又匆匆赶路。



6

嗯,我用诗歌构筑了这样的一座广场。现在,开始吧!

你,从东边走过来。

然后,一步步走出我的视野 ......

顶帖: 0            0            0

我们是行走在历史中的一群鱼,前面也是茫茫的海水。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9/4/12 20:13:00
| 返回顶部 | × |
性别:男<br>状态:离线<br>积时:1 年 4 个月 4 天 20 小时 35 分 32 秒
子在川上曰
贡生
等级:贡生
头衔:未定义


帖数:660
金钱:4439
魅力:0
文币:24
注册:2012/3/2
154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97)

1

昨晚,我长成了一棵树。

我的根部,牢牢地抓住乡村的泥土。手和脚,向城里的天空伸展。

我拼命地向上伸展着,冀望以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着身下蝼蚁般的人们。

亲,我的身子越来越高,脚下的泥土就越发沉重。

不想被那片贫瘠的泥土所束缚了,我斩断了自己的根。

倒下了。倒在了那片贫瘠的泥土里。

那些泥土是我无法抗拒的宿命和归宿。

2

现在,你在同哪一棵树说话?唱歌?

或者,坐在枝头,静静地读一本多年前的小说。

多年前的情节,空气般在你周围流淌,沉淀成那些乌黑的文字。

斑驳的阳光从枝叶的缝隙间投射到脸上。抬头,你望着远方叹气,叹息。

3

还记得我们曾经向往的那些幸福吗?

你说,我们要纯净地活着。

你说,我们要纯洁地活着。

你说,我们要干净地活着。

你说,我们可以肮脏地活着。

现在,你说,只要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

随着生命、生活时间的延长,对于幸福的标准就越来越低了。

多年后,死亡对于我们来说,也许是一种奢侈的幸福。

4

那天,你问我,对于生命来说,诗歌到底有多重要?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想告诉你的是,

我只是希望你每天都从我的诗中复活,随风而长,丰满,美丽的绽放,最后,凋谢在我的诗里。

5

我想起了一个诗句: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我们的梦中,乡村的黎明里,那棵三叶草上的,微风中来回滚动的露珠,

就是我们最初最圣洁的爱,是我们的诗歌,也是我们最后的幸福。

它的美丽和纯净,是因为它的脆弱和破碎的彻底,毫不迟疑。

顶帖: 0            0            0

我们是行走在历史中的一群鱼,前面也是茫茫的海水。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9/4/12 20:13:00
| 返回顶部 | × |
性别:男<br>状态:离线<br>积时:1 年 4 个月 4 天 20 小时 35 分 32 秒
子在川上曰
贡生
等级:贡生
头衔:未定义


帖数:660
金钱:4439
魅力:0
文币:24
注册:2012/3/2
155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98)

1

在老家,喧嚣的蝉声此起彼伏了吧?你还会记起我们手拉手,去河边、田坎上的小树上捕捉蝉的事情吗?

我们用妈妈做布鞋的棉线细细的两头,拴住了两只蝉各自的一条大腿,松开手,它们总是扑腾着翅膀朝着不同的方向飞,刚一飞起就掉下去了。你说,它们太笨了。你还说,我们不会像它们那么笨,我们会手牵手,一直朝着同一个方向飞。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飞到哪儿了?

2

当蝉的叫声持续了二十多天后,我们就去屋前屋后的小树林里寻找蝉蜕。那种黄色的壳,蝉儿脱下的那件薄薄的衣裳。你用小小的火柴盒装着,一个火柴盒两个。老师说,蝉每脱下一件衣裳,都要经历一次九死一生的考验,这是它的成长和成熟,所必须要经历的过程。

你说,我们一天天长大了,是不是我们也要脱下很多件这样的衣裳?

是呀,这么多年了,你早已更换了无数件美丽的衣裙。只是你不知道,这些衣裙,多年之后,更是我们梦的影子。

3

“嗞呀,嗞呀。”“热死啦,热死啦。”

“嗞呀,嗞呀。”“热死啦,热死啦。”

有时候,我的耳边会突然出现这样的蝉鸣声,从老家,到窗外,再到我的梦里。我知道,它拼命地鼓噪着,只是想让我一直记住它,不想我忘记它的存在。然后,秋季就到了,它钻到了泥土里,产卵,入睡,直至销声匿迹。但是,当我快要忘记它的时候,又到夏天了,它的鸣叫声又出现了。

你说,这些诗歌是不是就是蝉蜕的过程中我嘶哑的鸣叫,总是让我疼痛难忍,将生活搅得支离破碎。

4

当年,我们找到的那些蝉蜕,你早已弄丢了吧?

当年,你换下来的那些漂亮衣裙,早已遗弃了吧?

我写的那些你藏在日记本里的诗歌,也早已忘记了吧?

为了所谓的成长和成熟,我们丢弃了太多自以为是的幼稚和痛苦。其实,那些才是我们最美丽的梦,最纯洁纯净的美好。

5

过完这个夏天,你是不是就跟着这些蝉儿一起进入泥土,产卵,休眠?

嗯,我们最大的痛苦最大的幸福,莫过于我们嘶哑的歌声和声嘶力竭的呼喊。我们最完美的成熟,莫过于我们走完了自己的过程,进入泥土,再次启动生命的又一次轮回。

顶帖: 0            0            0

我们是行走在历史中的一群鱼,前面也是茫茫的海水。
参考IP地址: * . * . * . * 2019/9/13 10:31:00
| 返回顶部 | × |
 每页10条,共16页,合计155条记录
9  7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转到  


版权所有:文人江湖 用时:0.156250秒,24 查询.